这家生面别开的长租公寓,入住者必要进行

随着国家互联网思维的渗透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热潮的蔓延,这两年,一批主打创业主题的青年公寓如雨后春笋般悄然兴起,深受资本市场追捧。

一家特立独行的公寓和一场青年创业者的盛会

不仅是“拎包客”,蘑菇公寓、优客逸家、YOU 公寓、魔方公寓、青客公寓……它们成为了一大批刚刚从“象牙塔”中走出的创业者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落脚处,也成了他们开展社会交往、追逐梦想的场所。

中国网6月5日讯 2018年6月2日下午,拎包客青年创业公寓与原质创想主办的“梦想家一青年创业者大会暨第100期‘拎友论谈’”活动在梦想小镇互联网村21号楼会议室隆重举行,大会现场汇聚了200余名梦想青年,现场分享干货满满,获得掌声和好评声不断。

而杭州作为互联网创业的热土,此类的创业公寓也成为了必不可少的元素。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扎根在杭州,知名度较大的品牌公寓有拎包客、蜗居租客、米果家、橘果公寓、租客星球等不下几十家,它们大多是去年涌现出来的,经过1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图片 1

其中拎包客最早引入风投,米果家也在2015年年底前敲定了3000万元的A轮资金,而驻客公寓也在2015年获得1000万元的天使轮战略投资。

大会开始前,由拎包客创始人华杰以《拎包客:一家特立独行的公寓》为主题做精彩分享,华总介绍了活动主办方拎包客作为一家公寓的创新之处,“‘让入住有门槛’‘让邻居变朋友’‘让公寓成为孵化器’,这是拎包客走过的创新之路”,“从出发的那一天起,拎包客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给城市中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有‘尊严、有温度、有价值’的家”,创始人华杰精彩的演讲将活动拉开了序幕。

2014年,“创业偶像”小米雷军把一亿多元投给了YOU 公寓,过去一年中,YOU 公寓迅速在国内的多个城市落地生根,YOU 在杭州梦想小镇落户的第一个项目,也已 经在去年12月开业,据YOU 官网显示,目前房间的预订率已经达到了97%。

接下来,干货满满的分享开始了,围绕“天使投资人·点亮梦想”、“独角兽创业者·实现梦想”、“梦想创业者·奋斗之路”、“助力个人梦想”四大话题展开,著名投资人花姐用其极具渲染力与真诚的演讲将活动带入到一个轻松愉悦的氛围,独角兽创业者挖财网联合创始人全云峰做精彩演讲,“失败是常态,成功是偶然”全总分享了挖财网从2009年创立之初到2017年获得C轮4200美金融资其中的成长与坎坷。

不难发现,大部分的创业公寓都聚焦在了杭州的创业园区附近,比如“拎包客”的三家公寓距离海创园、淘宝城、梦想小镇是一步之遥。源源不断涌入创客,持续为创业公寓输送客源。

中间环节由从拎包客走出来的青团社创始人邓建波、跟屁虫影视创始人黄海林、外教君创始人黄佳佳、分美科技创始人郭培孝等优秀创业者做精彩分享,青团社创始人邓建波以《相聚拎包客,做一个有梦想的草根》为主题分享了自己从2014底资金链断缺,在关键时刻拎包客提供免费的办公场地帮其渡过难关,再与梦想小镇结缘,获得多轮融资公司快速成长的故事。“每一个在默默奋斗的人都是创业者……”跟屁虫影视创始人黄海林以《品牌起名》分享了从创立到目前员工数近200人的公司业务与发展情况。不同于通常的路演,外教君创始人黄佳佳即兴发挥用她别具一格的家庭与创业的真实故事展开了本次的分享,带了许多感动,获得了现场阵阵掌声。分美科技创始人郭培孝以《科技,让生活更简单》展开了“讴迈特——人工智能洗车机器人”的分享。这五位嘉宾都是从拎包客走出来的优秀创业者,“在杭州热带雨林里,撒下独角兽的种子”拎包客是一家以公寓为载体的孵化器。

有趣的是,创业公寓对于租客的招收模式都有别于传统公寓,“面试”是多数创业公寓招收房客必不可少的环节。

活动的最后,由网易“废柴柴毛毛”短视频项目负责人胡雯分享《如何打造1000万 播放量的抖音网红》,及微名科技CEO王子云分享《为什么要塑造个人品牌》,共同助力个人梦想。

“拎包客”华杰表示:没有梦想的不租,没有一技之长的不租,带小孩的不租,自认为“自负孤僻”性格的也不租。在入住之前,他们要了解意向者的从事行业、创业计划、教育背景和特长,看这些人是否能“互补”,能否“碰撞出火花”。

现场分享干货满满,“创业路上总是沟沟坎坎酸甜苦辣,有拎包客这样的好邻居,相信路不再远心不太苦”参与活动的小伙伴们纷纷点赞,感谢拎包客搭建了‘拎友论谈’这样一个免费的学习分享平台,让年轻人少走弯路,定时充电。“拎包客是一家有情怀的公司,这是第100期,希望到第200期的时候我还能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跟屁虫影视黄海林说。

在租金上,拎包客也玩出了新奇,比如一个房间的租金是2000元-3000元,但到底是多少,就凭租客的本事了。“假如一个创业团队来入住,我们觉得他们的项目方向不错,就可以享受折扣待遇。”拎包客创始人华杰说。

据悉,拎包客孵化于杭州未来科技城,是行业内首创的创新型人才公寓,由三位浙大系和阿里系的本土创业团队于2014年共同打造,以公寓为载体、以社群运营为核心、以创业孵化为特色,为创业者和青年人才提供全新的社区文化和生活,整合各类资源提供深度服务,已从余杭区迈向滨江区、西湖区、江干区等区块,获得省级优秀众创空间、十佳创业服务机构、市级众创空间、余杭十佳孵化公司、2018年杭州市第一批住房租赁试点培育企业等荣誉。

城市化进程带来房屋租赁市场

拎包客每一步的成长与突破都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引导关怀,“不创新,就没有机会,不创新,也就没有未来”拎包客团队表示:未来将继续坚持和努力,在政府的领导下给城市中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有“尊严、有温度、有价值”的家,帮助政府做好人才服务工作,为政府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孵化项目等尽一份绵薄之力。

为创业公寓发展打开了空间

创业热潮固然是创业公寓不断涌现的催化剂,而业内人士认为,这几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加快,尤其是大型城市的外来人口不断膨胀,但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和创客一时无法承受一二线高昂的房价,由此助长房屋租赁市场的逐年庞大。

据悉,光北上广一线城市的存量房市场规模就有3000多亿元,而整个中国租赁市场有2.5万亿元。

“杭州总人口大约是800万,有租房需求大概是二三百万人,这个市场很有"钱景"。”加上自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杭州市居住房屋出租安全管理若干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出租居住房屋的,每个居室人均使用面积不得少于4平方米,每个居室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管理部门逐渐规范了对二手群租现象的监管政策,也是对创业公寓发展的一大利好。”该人士表示。

而创业公寓的特点恰好契合了杭州城市化中年轻人对于住房的需求,也是它变得炙手可热的重要原因,普通的长租公寓显然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刚性需求,创业公寓做的,已不再是“二房东”、“重租赁”的老路。

“房屋托管 个性标准化装修 租后服务”的模式让创业公寓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和客源,也吸引来风投和资金。

试图挣脱“租金”的束缚

让“经营”租客产生效益

从盈利模式上来看,创业公寓和普通公寓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逐渐从对房租营收的依赖中解放出来,转而寻求新的盈利点。这一点,几乎是所有创业公寓投资者的共识。

“目前我们每年的净利润维持在3%-5%,这就够了。”YOU 青年创业社区浙江区的负责人池峰直言,他们对依靠房租盈利的运营模式兴趣不大。

在YOU 梦想小镇店,一间50平方米左右,设施完善、装修精美的房间每月均租在1500元,另一家分店的均价则更便宜,只要1000元左右。

尽管YOU+获得了政府5年免租期的政策扶持,但仅梦想小镇一家运营点的前期投入就达到了800万,如果按照5%的年利润计算,收回投资就需要20年以上。投资回报周期和回报率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对此,池峰坦言,前期投入这么大,肯定要思考另外的盈利模式。其中对于优秀项目的投资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

“通过在社区举行各种活动,发现创业者手上好的创业项目。相比路演活动,我们与创业者和创业项目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理论上来说,投中好项目的概率也相对较高。”池峰说。

这一想法,也和“拎包客”的创始人华杰不谋而合,“我们设立了一个"拎友基金",专门用来扶持一些好的创业项目,同时,针对一些拥有价值前景的好项目,我们还可以提供房租置换股份的服务,减轻创业者负担。”华杰说,数额虽然不大,一般在5万-10万,但无论对于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来说,都是双赢的举措。

不过,对于投资什么项目能产生效益,要靠眼光,风险也不小。做创业公寓,华杰看到的显然还有更多。比如作为一个平台,为园区和创业者搭建桥梁,从中获取一定的收益。

“我们已经跟不少园区孵化器建立了合作关系,一旦发现比较优秀的项目,就会向园区和投资方推荐,收取一定的佣金。”显然,这块收益更稳定。

“关于盈利模式,我其实不担心,主要在于深耕经营,服务好每一个创业者,这才是根本。”华杰说,从入住时的人员筛选,到期间的管理和创业项目扶助,他们都建立了一套非常完整的内部数据库,“等到公寓的数量和规模发展到一定的程度,这份数据的价值也将不可估量。”

模式和孵化器类似的创业公寓 会沦为普通办公场所吗?

尽管投资方和运营方描绘了一幅让人血脉偾张的蓝图,以此吸引了众多创业者的入驻,但是创业公寓的发展前景不明朗。

这几年,杭州市打着孵化器和众创空间旗号的创业园区越来越多,但好项目的涌现速度显然没有呈现出园区的暴增趋势。很多创业园最后变成了普通的办公场所。外界有一些声音认为,所谓的创业公寓,其实也是换了“马甲”的“众创空间”。

目前,大部分创业公寓对入住者都有相应的筛选标准,严格的要求必须是创业公司的CEO或者创始人,稍微宽松点的也要求必须有创业梦想和创业能力。这份“独门秘籍”,被视为区别于传统众创空间的核心。

不过,入住者们似乎并不大买账。记者采访的很多创业者,他们说,如果单从房租和硬件设施上来看,创业公寓的性价比还是很高的,创业园区每间创业公寓月租在1000元左右,下沙、滨江等地创业公寓每间月租甚至只要500元-600元。但如果没有好的项目出来,低价的模式能维持多久?

住在滨江一家创业公寓的创业者杨铭杰告诉记者,“很多花里胡哨的活动,看起来很丰富,但实际价值并不大。”

他说,创业者们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回到住所需要的是放松和休闲,很少有时间参加创业者聚会。“创过业的人都知道,所谓的结交人脉,都只是特定阶段需要重点抓的事,最重要的还是深耕业务和产品。创业聚会就像名利场,去过几次就知道,没什么花头。”在创业公寓住了将近一年之后,杨铭杰决定,近期搬出去。

由于大多数创业公寓位置大多比较偏远,交通出行也是困扰创业者的难题。还有一些公寓,物业服务跟不上,电梯修理不及时,停车场垃圾成堆、墙体发霉等,都让不少入住的创业者颇感失望。比如YOU 公寓北京,就被创业者吐槽宣传的设施与实际严重不符、租金虚高等问题。

投资人:创业公寓太“重”

宜将固定资产和运营投入剥离

很多创业公寓的投资者们视之蓝海,不断由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扩张,还有的品牌声称已经迈入“创业公寓2.0”时代,将主攻城市高端白领的创业公寓市场。甚至有创业公寓老板认为,未来租房将是中国人最重要的居住方式。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中国看似庞大的租房群体中,真正的“刚需”有多少还很难说,而对这些“刚需”有多少能转化为“创业公寓”的目标客户更是不能盲目乐观,“创业热潮退去之后,有多少项目出得来,有多少创业者还会坚持?”

浙江银杏谷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王海霖就认为,创业公寓与众创空间等孵化器在本质上没有差别,只不过是从生活和工作两个切入点进行孵化。

因此他认为,普通众创空间固有的弊端在创业公寓上也都有所体现,比如孵化效果不够明显、信息冗杂等。

此外,他指出,不同于10年前的信息不对称,如今的创业圈和投资圈都比较透明,创业者和投资者对孵化器的依赖也大大减少。

“现在各种平台和介质很多,换句话说,两者不是一定要通过孵化器,绕一个大圈子才能进行合作。”因此他认为,如果不是在运营上有十分过人之处,一般的创业公寓很难获得预期回报。

宸安资本创始人沈奇良也持有类似观点,他说,这一产业可能比较适宜追求稳健产出的投资者。“一般来说,资本还是比较青睐轻资产,而创业公寓往往需要大规模资金和人力投入的项目,投资回报率却并不理想,因此我们也会比较谨慎。”当然,如果一定要进入这个行业,他建议将固定资产投入和运营投入两者剥离开,这样投资人在投资的时候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好进行选择。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家生面别开的长租公寓,入住者必要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