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纪游

清明踏青何处去?我选择去宜兴。2010年4月3日午后,我踏上12:10上海前往宜兴的长途汽车,三个小时后到达宜兴。预购了4日下午5时回沪的长途汽车车票,安顿好住处,我便踏上游程。

原计划3日下午去竹海,但考虑到宜兴到竹海的旅游一号线车回程时间是下午4时半,显然无法成行,便决定改为游览宜兴市区内景致。

宜兴市区依西氿、团氿、东氿三氿而为城,氿从字面上而言大小介乎湖荡之间,大于荡而小于湖,但我赶到位于城区中心地带的团氿一看,称其为湖也不为过。漫步氿边,但见水面辽阔,水天一色,西南边一带远山,坐拥湖光山色,宜兴城倒有点宜居城市的味道。团氿北岸正临水而建一片好像名为“中星湖滨城”的中高档高层建筑小区,看来是在开发其临水而居的价值。不过,湖滨满是一圈高楼未必是好事,只会使美景不再。看来,宜兴方面需要对三氿沿岸进行高起点的规划和控制。

团氿东岸的亲水平台上有一些正在放飞风筝的大人小孩,也许是临近清明,湖畔风较大,是放飞风筝的好时节。看着天空中满飞的风筝和仰脸放飞心情的一张张笑脸,我不禁为生活在宜兴这座三线城市里的人们而高兴,也许他们的衣着未必时髦,但他们的生活却是和缓快乐的。

离开氿边,我乘1路公交车到太平天国辅王府旧址。位于通真观路9号的这处硬山顶建筑,始建于清代,原为史姓宅第,清咸丰十年太平军攻克宜兴后,成为辅王杨辅清的府第,后又曾作为忠王李秀成的行辕,现存的建筑已只是三进的小建筑。我到时已是闭馆时间,检票者免票让我入内参观。二进正厅之中左右柱上饰朱漆,彩绘五爪蟠龙。正厅东西两壁各有一组四幅壁画,应是太平天国旧物,一组内容为湖塘春柳、红梅绿柳、亭台山水、老树疏枝,分明是春夏秋冬四景的描绘。另一组为山水树木、池塘荷花、山间农舍、腊梅天竹,似乎是四季花草,生活气息浓郁。由于是在石灰墙上画的壁画,差不多150年过去了,有不少画面已剥蚀不清。不过我想这辅王府最有历史和文物价值的也就是这些逐渐剥蚀消磨的壁画了。二进庭前有一柄已锈蚀偃月大刀,据说是明末抗金名将卢象升练功用的,还有一门锈蚀古炮不知是何物,大概是太平天国旧物吧。

宜兴也是历史上有名的回头浪子周处的故里,离开辅王府,我便前往纪念周处的周王庙,但时间已晚,那里早已闭馆,大门紧闭,不能入内。周王庙又称“英烈庙”、“周孝侯庙”,与山中虎,水中蛟并称“三害”的晋代周处后战死沙场,追封平西将军、清流亭侯,后称之为“周孝侯”并建专祠。宜兴的周孝侯庙内有唐至清代碑刻二十余块,其中最为珍贵的是陆机撰文、王羲之书《平西将军周府君碑》,只能以后有机会到宜兴一睹此碑了。

4日晨,乘旅游二线车前往4A风景区善卷洞。宜兴善卷洞与比利时的“汉人洞”、法兰西的“里昂洞”并称为世界三大奇洞,我早在少年时就已知其名,延宕至今才有此行。

善卷洞因尧舜时期的善卷而得名,古籍《庄子》载:“舜以天下让善卷,善卷曰:余逍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 善卷为避禅让而远游万里,在宜兴一处石洞中隐居下来,称之为善卷洞。

大小溶洞我见过不少,但位于宜兴市西南约25公里的螺岩山上的善卷洞还是很有特色,别具一格。一则是那里有被称为活化石的小叶银缕梅,二则是分上、中、下三层,宛如一幢石雕大楼般的溶洞结构。善卷洞全洞面积约5000平方米,上、中、下、水四洞,洞洞相通,宛如一座地下宫殿。

从善卷洞入口中洞入内,一座名为砥柱峰高达7米的钟乳石笋如同高大的屏风兀立洞口,洞内是个高旷的天然大石厅,据说面积达1000平方米,可以说是善卷洞的大客厅。石厅两旁,屹立着一对形似青狮、白象的巨石,守护着这座客厅,这大石厅因此又名“狮象大场”。洞内石壁上刻有“欲界仙都”四个大字,据说是南朝梁代“山中宰相”陶弘景给善卷洞赞语,看来在陶弘景眼里,善卷洞是个成仙得道的理想场所。

由中洞来到上面的规模更大的上洞,顿感一股暖意。洞形似螺壳的上洞,终年云雾弥漫,冬暖夏凉,气温终年保持23摄氏度,因而又称暖洞。环壁有奇石形成的荷花倒影、万古寒梅、绵羊、骏马、 熊猫等景物,栩栩如生。石缝间细流瀑瀑,在地下形成水潭,顶部的石乳倒映在潭中,奇异天成。一名女导游用手电筒照一处石壁,灯光下石壁呈半透明状,延照他处则不见此象,导游告知整个善卷洞只有两小片石壁有如此景象。据说上洞是处理想的影视取景地,电影《智取威虎山》中的威虎厅就在此取景,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中第八集的黄风洞以及电影《塞外奇侠》等也都是在那里拍摄。

中洞和下洞原来只有小小的溶洞相通,为便于通行,后人打通了中、下洞间的溶洞石道。循石级盘旋而下来到下洞,但见洞外有一个6米多高的石陡坎,溪流形成飞瀑流水直泻而下,形成瀑布,故下洞又称“瀑布洞”。其实,在善卷洞入口的中洞口下方就可以看到下洞口,不过悬崖深壑,无法到洞口。

善卷之奇,主要是下洞和水洞。下洞和水洞实为一体,好像一条狭长的走廊,下洞口的飞瀑流水流入洞内,流水潺潺,逐渐成为水洞,成为地下溪河。溪河长约120米,水深4.5米,可常年通舟。我在洞内乘上小船,轻舟一叶,在洞穴中前行,体味“洞中有河,河可通舟;船在水中行,浆往洞顶撑”的感觉。洞内狭窄有时需俯首侧身才能通过,偶尔崖顶几颗冰凉的溶洞“仙水”滴落面颊和颈项。船近洞口舍舟登岸,洞口内四壁有前人咏善卷洞的石刻。

走出洞口已是螺岩山的后山,洞口不远有一通“碧鲜庵”石碑,笔迹古朴,唐代司空李蠙所书,旁边有一处名为“英台书院”的古朴典雅的仿古园林建筑,据说是在当年祝英台读书台的旧址上建的。英台书院里有些表现梁祝故事的陈列,院后还有与梁祝化蝶相应的蝴蝶园之类旅游场所。晋代祝英台究竟是何方女子?是浙江上虞还是江苏宜兴,莫衷一是。据说“碧鲜庵”石碑近旁还有“晋祝英台琴剑之冢”,螺岩山下的小村落名叫祝陵村,似乎有点在宜兴的感觉,但陵通常用于帝王而非祝英台这样的士族女子可当,如果村名为祝家庄或祝家宅倒有可能了。

离开英台书院乘缆车上山,经圆通阁来到山顶的国山碑。此碑为三国时旧物,为吴王孙皓时所立,被誉为“江南第一碑”。据说,吴天玺元年,因地震在螺岩山中发现石洞即现在的善卷洞,当地官僚和朝臣们知道后,当作大瑞,向皇帝上表,皇帝孙皓立即派遣司徒董朝等前往封禅刻碑,改离墨山为国山。碑圆鼓形,篆书,是江苏现存最古老的封禅碑之一。风雨岁月,石碑上的文字有不少已经剥蚀难辨,宜兴已建亭阁加以保护。

游览完国山碑已近上午9时半,我坐滑道下山结束善卷风景区游程,乘旅游二号线车到川埠转旅游一号线车前往省庄竹海。

来到竹海,但见景区门外停车场上停满了大小汽车,游客显然远比善卷洞多得多。从地图上看,竹海位于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交界处,这一带群山连绵,满山遍野都是毛竹,重重叠叠的翠竹依山就坡,随山势起伏,堪称“竹的海洋”,据说为华东地区最大的竹资源风景区,有“华东第一竹海”之称。著名的竹乡浙江安吉想必也与此相连,属于同一区域。

步入竹海风景区,逆山谷间清流而上,但见翠谷间湖面如镜,这便是竹海著名景点之一的“镜湖秀色”。沿水而前行,满眼翠竹层峦叠翠,山连山,峰接峰,山水相依,山清水秀。路旁的竹林间有一些嫩笋破土而出,显现生机。不知走了多久,来到“海底”,清泉边的巨石上刻有“太湖第一源”的字样,这片山区离太湖最近,流域最明显,称从竹海山上流下的溪流这一名称倒也不算为过。

从“海底”登山,身旁翠竹青青,也许走了不少路的缘故,渐渐我感到汗流浃背,体力不支,到后来我几乎几步一歇的地步,这是我以前登山经历中所未曾有过的,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未老先衰了。终于艰难地登上有“苏南第一峰”之称的远眺峰峰顶,攀上峰顶亭阁远眺,苏、皖、浙之间的山峦尽在眼底,呈现出波涛起伏的浩瀚竹海景象。可惜时间尚是初春,高山处的毛竹叶尚未泛绿而有些枯黄,多少使竹海景色有点折扣。我想欣赏竹海美景最好应是夏天,徜徉其间,翠竹青青,溪流淙淙,翠鸟声声,幽廊石阶,那会是真正的碧海连波和清凉世界。

山顶上建有一、二所木屋,成色较新,看样子是近年新建的,游客可在那里坐坐,买点饮料和烧烤食品之类,休息休息。如果有时间,在那里临窗而坐,饮一杯清茶,坐看窗外流云,远眺俯瞰山水,实在是件惬意的事。为赶时间去宜兴长途汽车站,我只在那里凭栏远眺一会山水,便匆匆从山顶乘缆车下山。

在山顶赏景中我的体力早已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恢复。坐了二十多分钟缆车后,我沿山谷间溪流边的小路轻快而行,沿途欣赏路旁连绵的翠竹和山间点点野花,也许宜兴竹海的风景未必怎么奇秀,但也不失为一个踏青休闲和远足的好地方。

走出景区,回望远处高山峰顶的小小亭阁,一切是那么的高远,我才知道自己在竹海走了那么多的山路,我感到有点难以想象。

乘上旅游一线车赶往宜兴长途汽车站,沿途山坡茶园间点缀着几片金黄的油菜花田,几对新人正在油菜花田里拍摄婚纱照,金黄的油菜花、黛色的远山映衬着他们的笑脸,让人感受到那份扑面而来的新春气息。是啊,春到宜兴,清新明媚的春天真的来了。

图片 1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幸运彩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宜兴纪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