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川藏,绝美滇藏线

10:05到达米堆冰川。景区售票处就在川藏公路边,门票50元。

香格里拉虎跳峡卓玛客栈¥58起立即预订>

米堆是以一座冰川得名的一个地方,米堆冰川位于藏东南的念青唐古拉山与伯舒拉岭的接合部,这里是我国最大季风海洋性冰川的分布区。在一个叫米堆的藏族村庄后的一座海拨6385米的雪峰周围,诞生了一个壮美的精灵———米堆冰川。

展开更多酒店

米堆冰川主峰海拔6800米,雪线海拔只有4600米,末端海拔只有2400米,雪山上有两个巨大的围椅状冰盆。冰盆三面冰雪覆盖,积雪随时可以崩落.频繁的雪崩是冰川发育的主要补给方式吧。

发表于 2006-06-26 17:07

9.28

行程去西藏的行程计划了很久,提前一个月订机票可以订到4折,广州飞丽江而回来拉萨飞广州,两程共2250元,太划算了。4折的机票当然要到昆明转机,8:40分起飞到丽江已是12点,小杨同志都等到没有意见了,他是我和爽爽2003年去稻城时的师傅(13988713280,13988764125),一起玩得太开心,变成亲密朋友,这次缜藏之旅,非他照顾我们这两个女人不可。见面先来个热烈拥抱。强哥在旁边看得直流口水。

阿群和强哥第一次到丽江,自然是先到丽江古城拍几张相。丽江这地方,不花费大把的时间慢慢悠游是没有味道的,快速绕场一周和普通的商业街没什么区别。只呆了一会,到虎跳峡已是六点,还是住在中峡旅店,赶紧坐下吃土鸡煲。

建议在丽江到虎跳峡的途中找个苹果园摘摘苹果,1元1斤,又脆又甜,在往后的行程中想找好的水果。。。想都别想。

9.29

中虎跳,气势磅礴,详细情形请自行上网看记录片。建议体力不好的一定要花30元请导游,因为回来时阿群基本是靠强哥拉上来的,而我们已经没有走天梯了。最开心的时刻是在半山腰发现好大的一片开满小白花的草坪,在草地上疯了一把。

晚上到了中甸,住在一个中山女孩开的旅店,老乡见老乡,并没两眼泪汪汪,聊了一会中山的经济人口和潜藏线诸如此类的家常后,就快快跑出去找吃的了。中甸好吃的地方不少,有小杨师傅在,什么羊肉干锅、酱排骨等美食,再多两个肚都不够。旅店房间不够,强哥在小杨师傅家借宿一宵。便宜这小子了,有美丽温柔的杨大婶照顾起居饮食。

10.1

6点起床准备看梅里雪山的日出,结果是大雾、微雨。上次还好一点,梅里十三峰看到了7座,但主峰卡瓦格博两次都看不到,无缘。

经怒江大峡谷到芒康,中途经酷热干燥的盐井,缜藏线最辛苦就是这段路,沿途灰尘滚滚,泥猴一样。怒江大峡谷是河如其名。芒康是缜藏线上第一个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晚上大家都中招了,高原反应。我们还好一点只是头晕头痛,最糟糕是阿群,午夜时发烧头晕呕吐发冷呼吸困难,把我们吓个半死。在这危难关头幸好有小杨同志跑上跑下地为人民服务,买药煲姜茶端热水敷热毛巾,足足折腾了他一晚。最值得称赞的是原来小杨一早为我们在车箱了准备了六支氧气筒,救了她一命,不然午夜时分到那里找氧气?

10.2

芒康经托乌山,过如美沟,到竹卡,过澜沧江,翻东达雪山,大晕,到左贡。

10.3

左贡---田妥村,经玉曲河往下,到邦达草原,下雨十分冷,翻业拉山,下怒江沟,72道弯,怒江大峡谷,到八宿。 在八宿的村庄逛了一圈,沿玉曲河,感觉不错。在这里开始看到不少朝圣的藏民,身上戴满了藏饰。我和爽爽想问两个戴着华丽绿松石的姑娘,颈链三百元卖不卖?喊破喉咙也不回头,唯有拼命追。我们在跑,她们在走,拼命了十步后就放弃了,因为间距已从1米增加到5米,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大步流星。回到旅馆,小杨不知在那里帮我们买了一大袋青苹果,以慰补一下我们对水果饥渴的胃。

10.4

离开八宿,经安久拉山到然乌。离开八宿后,地貌开始变得苍茫,连绵的雪山,暗黄的高山草原,星点的。为了不跟在别的车队后面吃尘,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阿群唱山歌的要求,这家伙最后竟在村中的大路边爽了一把。到然乌后必须马上定下住宿的地方然后向来古进发。去程中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在经过一条小河时越野车的排气管入水了,把小杨师傅急得够呛,怕把我们这几个女人留在荒野出不去了。还好他技术精湛,半小时后继续前行。下午一点多来到来古冰川,世外桃源啊,激动啊~~~。当地藏民十分热情地让你拍照,然后超十二分热情地抢你的相机来看照片,对数码相机里自己和朋友家人的样子评头品足一番,心满意足。在这里又碰到小杨师傅的朋友(无论在何处都会碰到小杨的朋友,最大好处是及时了解最新旅游咨讯看到更多好野),跟着小杨师傅到他朋友留宿的大婶家喝酥油茶。大婶和她女儿向上挂满了红珊瑚和绿松石,语言不通,我不断比划着问100大元卖不卖,得到的回答只有不断重复的两个字:拉萨,拉萨。小杨师傅就叫我省着点吧,天下哪有那么多宝石满街逛,还不都是在拉萨八郭街买的B货!

回到然乌湖已是晚上,路上太累睡着了错过了一个很美的小村庄。但晚上终于又看到近在咫尺的高原星星,象凝固在半空的烟火,华丽而又寂寞。

10.5

然乌经嘎龙藏布江到波密。早上走出青年旅馆就是然乌湖,经过昨天来古之行后然乌湖已不甚吸引,但面对然乌湖的瓦村的确很美,在阳光的照耀下金黄的山体和金黄的稻田相辉影,在屋顶上晒着青稞的农民,休闲的。嘎龙藏布江河谷风光有点象九寨,一条喘急的河流,高高的山坡上形态各异的大树和斑斓的黄叶,此行最不虚的就是完了我和爽爽的黄叶梦,你想看多少就有多少,这又得感谢小杨帮我们算好了出游的时间。下午三点到了波密,这个座落在河边被雪山环绕的小镇,站在小镇的大街上随便向上一看触目所及都是云杉林上积雪的山顶。小镇只有一条大街,每间店铺都自备发电机。初时很奇怪,第二天到了米堆就明白了,电压太低,相机电池根本充不满电。我们跑到小镇后的村里闲荡,村庄的景象至今还很清晰:一家院子里种了一红一青结满果实的苹果树;一家院子里放了一个直径1米生锈的大铁锅,而围绕它却生长了一圈紫红的太阳花;另一院子一对肥猪在泥里打盹,一只黄狗在门前发呆,一对花母鸡从院子的这头跑到那头;我们走在一条两边是木栏珊的小道上,果实和野花不时从墙隙中探出来。有位阿伯从院子里追出,比划着告诉我们这条路走不回镇上;走到一家藏居的木门前,石墙下放着一张木椅,躺在上面刚好可以看到屋后云雾缭绕雪山顶和雪线下一小片被夕阳照耀的云杉林,躺了很久。旅行最吸引我的就是这样,无所事事地悠攸着,不值得推荐为大景点的地方偏让你记忆犹新。回到旅馆小杨师傅又碰到了老朋友说米堆冰川漂亮极了,从波密往然乌方向走两小时就有一条小路进入。小杨同志当然满足了我们往回走的愿望。

10.6

米堆冰川,早上七点出发,九点到达米堆。沿途不断看清晨山间层层的烟云,然后阳光慢慢穿透云层,渡上片片金光。“米堆村――中国冰川下最美的村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是这样说的。的确,当清晨的阳光照耀在村屋旁的古柏树时,漆黑的树干上象燃起了金黄透明的火焰。我们用30元请了一位老伯做导游。从村中走到冰碛湖这段路是最美的,插着经幡的宁静小道,铺满落叶的阔叶林,林中无所事事的耗牛,终于到了冰碛湖前。米堆冰川就在眼前,巨大的冰舌带着无数石块从山上滑下,高耸入云的雪峰似伸手可及。但看山走死马,这堆乱石丘我们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才走到冰川上,回到米堆村已是下午五点。建议体力不好就在米堆村中闲逛,或躺在落叶中晒晒太阳,我们因准备不充分,进入冰川那五个小时是饿了就吃块朱古力,渴了就在石间接点冰川融水喝喝。幸亏请了位阿伯导游,不然完全没办法在摇摇欲坠的乱石中找到路。但走缜藏线,米堆一定去,因为这里的美丽与震撼其它地方无法比拟。

10.7

离开波密,经通麦天险,一柱挚天、一线瀑布,颠颠颇颇到鲁朗林海、色季拉山,到林芝。通麦天险没我想象中的险峻,其实经过历年的修整,这条泥路已经比较平坦,只是时不进看见钉着防止山体滑坡的尼龙网,某些铁桥要一部车过完才允许下一部通过。林芝一派江南景色,但可能然乌和米堆波密的景色太美了,对林芝的美景已没什么感觉。

10.8

从林芝到拉萨的路,比林芝和拉萨本身要漂亮。一条柏油路弯弯曲曲,两排高大金黄的白桦树,深蓝的尼洋河,黑色的耗牛和白色的绵羊在河谷草地或铺满黄色落叶的树林下悠游,背景是蓝天白云和远处连绵的雪山,乡村油画。经米拉山口是我们遇到了一场大雪,一会儿草甸和耗牛都变成了银白色。经过一些光秃秃的河谷后我们就进入拉萨了。还在达孜小杨就骗我们已经看到布达拉宫,其实那里看得到,我们这班傻瓜却在欢天喜地大呼小叫地打电话发短信通知亲朋戚友我们看到布达拉宫了。一个小时后等我们的脖子已经很长时我们终于进入拉萨。

以后

以后除了纳木错外就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地方了,简单说几句:

拉萨:有点失望,这城市已经太旅游化了。经常会有一帮小孩热情十足地围上来和你一起拍照,然后问拿五角一元的小费。我们住在八朗学,服务员看见外国人笑容满脸,看见我们就没什么表情了。不过一早起床跟朝圣的人去转转经感觉还是挺好的,很多老头子老太婆拉着小狗去转经。

纳木错:无尽美景,但每走一步都喘大气。建议体力好的住一晚看日落日出。

山南:导游书上说是藏族文化的发源地,但对我来说只是一片贫瘠的土地。最喜欢就是透过黄叶看天,深蓝的天空无尽无边。

这次滇藏之行很辛苦,但要感谢小杨师傅,阿群的身体是准确的海拔测量机,一上4000米保证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爽在林芝后脚痛发作,不是有小杨同志担担抬抬那是死定的了。最美的风景在路上,春天也好秋天也好,大家未走不动的年龄,抽上十天八天的时间到缜藏线走上一圈吧,所看所感,回味无穷。附带一句,到云南,一定找杨卫平师傅(13988713280,13988764125),特别是女同志,旅游书上说的不尽不实,有小杨同志这活地图在,保证不会错过任何美景。

通过验票点,过了新建的横跨额公藏布江公路桥后,只见一条两面均是悬崖绝壁的峡谷,沿着小河修建的村道仅能通过一辆车,行驶几公里后,突然出现大片宽阔的谷地,停车场到了。环顾四周,森林、雪山、冰川、田园、村庄,真是—派人间仙境。

要进入米堆冰川,必需得经过米堆村。

米堆村就座落在冰川脚下,用原木搭建的藏屋,—片片的油菜花,高大的古树,树旁还插着几面风马旗,你会错以为自己走进了一个森林公园。

幸运彩平台 1

进出米堆村都必需爬越一米多高的木栅栏,据说是为防止村内牲口走失而建。

我有些纳闷的是村民为何不在木栅栏上开扇小门,便于游人通行?而他们只是在木栅栏上架了二块木板让人爬越。我只能理解村民富有创意,让去米堆冰川的游人先在此作—番热身运动。

—进入村内,就看见在搭建的小屋内有二位藏族妇女正在用铁锅炒青稞。其中—位面目慈善的老人看见我们走近木屋,马上起身用碗存了刚炒好的青稞让我品尝,炒好的青稞还蛮香的。

谢过藏族老人,走过村庄后,沿着小道行走不远便来到—座我平时称之为“小土堆”的土丘前,但现在高海拔上让我面对“小土堆”实在不敢轻视它。

“小土堆”虽不高,但坡很陡,且没台阶,—不小心脚下很容易打滑。上坡顶后,上午在瓦巴村百米冲刺的后遗症越发明显—疲乏。出行前的心脏不适,看来对身体机能影响还真不小。

继续前行不远,就到景区所设的观景点,也是景区所售门票所规定的景区终点。并有告示:继续入内,责任自负!观景点有耗牛、服装供喜爱拍到此一游的游人提供道具,当然前提是要付费的。

站在观景点,前方的冰碛湖和冰川都尽收眼底。峻峭的冰川就象把大围椅并泛着幽幽的蓝光。要领略冰川溶洞的奇异,那只有走近它。

幸运彩平台 2

下了土丘开始往冰川进发,经过冰碛湖,前方已无路可行,有的只是乱石堆。此时大师提出:要返回土丘中的亭子,休息中等待我们从冰川返回。我也很赞成大师的决定,因为他的年纪,他所穿的鞋都很难让他完成接下去的这段行程。

我们三人开始走入乱石中,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有些迷茫,不知该从何处下脚?前方—直到冰川底下都是连绵不断的乱石坡,高度从几米到几十米。

在左上方几十米的高度上有条狭窄的乱石道,其实也不能称之为道,只能说是可以手脚并用往前行的地方。直线走?还是左上方走?最后决定沿着直线前往冰川。

爬上爬下的行走了二十分钟后,遇见了—对从相反方向走来的夫妇,他们说:“前方有冰碛湖挡道,不能通行”。此话让我们对自己所选线路产生了—丝动摇。

在犹豫中继续前行,到了冰碛湖边,看了—下完全可以绕行,并非那对夫妇所讲那样不可通行。

又爬上爬下的行走了三十分钟,说是直线距离,但要不时的绕开巨石、冰碛湖、和很陡的石坡,行走的很慢。

此时,又遇上了一对情侣,从他们口中得到的信息是:前方有个巨大的深坑无法通过。我的天哪!如果信息正确,我们五十分钟的艰辛付出将付之东流。

如再选另外方向绕行,万—再有不可预测的阻碍,我们的时间与体力都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了。基于前一次得到的错误信息,但愿此次的信息也并不准确,决定仍然按直线前行。

又行走了十分钟,东方因体力不支引起身体有些不适,提出离开团队,返回与大师汇合。

幸运彩平台,剩下我和仁加,继续—步—步的朝着冰川方向走去。在乱石坡中的行走,大部分时侯当你未爬上坡顶端时,你根本无法预知前方等待着你的是什么?或许是水?或许是深坑?或许是巨石?

对前方道路的无法预判,让我们开始思想上就产生了犹豫,随着我们不断的深入,但冰川还是可望而不可及时,犹豫已演变成了焦躁。更要命的是,随着时间—点点过去,脚步已越来越沉重,粗重的呼吸也越来越短促。

幸运彩平台 3

长时间在强烈的阳光直射下,口渴的频率越来越快,但也不敢大口猛饮,只能喝一小口解渴。

当初进冰川时考虑到路程的艰辛,所以尽量少的携带物品,每人二瓶纯水,一些干粮,再带上相机。我多了台摄像机,三角架我也留在车上了。

坐着休息时,我开始大声呼叫在左上方摸索着行走的二位游人。因为他们位置高,想让他们给我指点—下前方深坑是否可以绕行?或他们走的道是可行的,正确的,那我们就爬上去与他们同行。

从他们那得到的回复是:我们可以继续前进,但他们都不知自已所走之道是否正确。

边走边与左上方保持着联系,随着体力的下降,脚下的乱石坡走的越发艰难。并且已采取不断坐下休息来缓解体力问题。

下观景点巳将近走了二小时,我走到了—制高点。

空旷的乱石中与你作伴的只有呼呼作响的风声,人此刻在大自然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前方冰川底部的冰面我也已看见,估计再走一小时就能到达冰面。

此时体力消耗很大,自感很疲乏。现在最需要的是同伴间的相互鼓励,从意志上战胜体力的不足,从而坚持走完余下的路。

但据目前情况看已不太可能,仁加正在我几十米开外的下方吃着干粮,喝着纯水。出发前的连续加班和—次发热,使得他现体能有了问题,走到现在他的行动己很迟缓了。

从他的行体动作中我已解读出他不行了,当然,没有了他与我互勉走下去,我也是不可能完成余下的路。

想到近在咫尺的冰川,却因体力原因而不能走近它,抚摸它,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懊丧与难过。

为了将此刻的心情记录下来,我将石块堆成有—定高度的平台,然后将摄像机放在上面,将未能到达的冰川作为背景,对着镜头将自己此时的心情倾吐,也作为残缺的米堆冰川之行留作纪念。

幸运彩平台 4

在返回途中,苦中作乐的发了短信给东方,告诉他们我们己顺利到达冰川下,让他们耐心的等待我们的归来。

当我们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时,东方张大了嘴巴说:“你们是坐飞行器返回的?”我只能痛苦地告诉他:“行动”失败。

这下东方来了劲,并幸灾乐祸地说:“你们看,我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早早撤退了。”这家伙故意让我胸闷嘛。

走去停车场的途中,大师告诉我们:有—对年青人顺利的到冰川打了个来回。他们选择的是下了观景点后靠最右边行走。

大师得到这些信息的代价是贡献出—半的食品。因为这对年青人自恃体力好,可以很快的打个来回,所以干粮都没带,饮用水也带的很少。

当他们遇见大师时,已是饿得眼冒金星,口干舌躁。幸好他们幸远遇见了大师。

15:10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冰川,沮丧的离开了米堆。

去波密沿途所见植被茂密,树木茂盛。有几处的风景都让我产生了恍惚,是身处浙江某地?或在黄山底下?

17:20到达波密县城扎木,海拔2737米。波密,古称“博窝”,藏文意思为祖先。

波密位于西藏东南部,地处念青唐古拉山与喜玛拉雅山交界处的波密县,由于受印度洋西南季风影响,形成了独特亚热带半湿润气候带。它气候温和,雨量充沛,生物繁茂,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是典型的江南气候。

几百米长的波密县城街道,停靠着很多长安小面包车,都是跑邻近县和附近景点。

旅店、饭店、美发店真不少。却因正在翻修路面和西边不少新房正在建造,所以给人感觉有些脏乱。

幸运彩平台 5

波密县城可供住宿的地方很多,各种价位选择余地也较大。

我们到了波密直奔波密宾馆,去前台谈妥320元二间标房,包司机住宿。

波密宾馆大厅有—台电脑可供免费上网,在走廊墙上挂了很多川藏优秀的摄影作品。宾馆很新,房间也挺大的,是按内地三星标准建造。

宾馆给人的印象就象老板娘有内涵有气质。

放好行李,洗把热水澡,然后大家拿出昨天和今天换下的脏衣服,去楼下前台化费30元,让服务员拿去洗衣房清洗并凉晒。

接下来该去填饱肚子了,来到街道开始寻找饭店,找了几家都没相中,“刀哥”便推荐我们去—家饭店,—般我是不去司机推荐的饭店与旅店,今天我想看看“刀哥”推荐的饭店怎么样?

到了饭店门口,只见店门紧闭,门玻璃上贴着招工启事。“刀哥”推门入内,脏脏的店内空无—人,在“刀哥”唤叫老板之时,我们四人已转身离开了。

继续往前寻找,在—家小店,店内都放置着象快餐店一样的桌椅。有—对游人正在用餐,看上去菜炒得蛮干净的,我们就决定在此用餐。

今天海拔低了,东方与仁加想喝些啤酒解馋,因为进川藏线至今还未喝过酒。

点完菜开始吃喝,菜炒得很对我们的味口,这时店门外有一乞丐在向我们乞讨,大师取出几元钱要给他,我开玩地说:“不能给,给了后他会用手机通知同伴:此处有—家伙,人傻钱多你们快来。”大师笑着说:瞎讲,那会有那种事。”

可不幸真被我言中,其后来了好几拨乞丐,呵呵,不知是否是巧合,反正大师是不敢再给钱了。

饭吃了一半,仁加接到东航客服电话,15日拉萨至上海的航班取消。在仁加与东航交涉之际,我们并没有放慢出筷的频率。

当通完话,他傻了,菜已消灭。我们三人笑得前俯后仰,这不能怪我们,今天体力消耗太大,午饭又没好好吃,晚饭菜又烧得入味,多吃快吃实属正常。

当然最后又给他单独点了二只菜来安抚他。

饭后都去我房间休息聊天,“刀哥”在我再三提醒下,也终于到我房间来洗澡了。

“刀哥”洗完澡在聊天时,对我们神秘的说:“要不要去洗鴛鴦澡,每人只要200元。”

我则对他说:“洗鴛鴦澡最后部分的冲刺,心率可达百米赛跑的心率,我等身心实难胜任,万—有个閃失怎么办?”

哈哈哈......在—片笑声中结束了聊天。

提示:进入米堆冰川:1.要有好的体力2.最好付费请当地村民当导游,免得走冤枉路,费时又费力3.—定要穿高帮登山鞋,不然乱石很容易让你脚受伤4.不要忘带干粮与水

今天费用:早餐:50元晚餐:185元门票:200元洗衣:30元住宿:160×2=320元 (50 185 200 30 320÷4)=196.25元

每人费用:196.25元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幸运彩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行走川藏,绝美滇藏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