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青弋江溯源十一天日记,峡谷瀑布戏水忙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11号一早起来,一晚的绵绵细雨已将天空与大地清洗的干干净净,湿润的空气,沁人心扉;离出发的时间尚早,即驱车去屯溪老街兜兜。上次来老街还是在5-6年前出差时。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芜湖

早上,整个老街静悄悄,只见几个摄影爱好者在拍照,店铺都没有开,只有几个买早点的铺子开张营业。

发表于 2003-08-14 14:35

二OO三年七月十七日 星期天 晴 今天是我们溯源活动出发的日子,一直不同意我走的父母最终还是被俺说服了,他们担心的等在步行街,看着我们集体宣誓,目送着我们大队伍的出发,我在心里深深的感激他们的理解与支持。 天真的很热,还没走出市区我的脚就已经开始拖不动了,我只能慢慢的跟在队伍的后面。中午在一农家休整,冰凉的井水冲去了燥热,一瓶啤酒加稀饭下肚后,倒头就睡。酒精的作用是巨大的,告别了农家热情的老乡,迈着晃悠的猫步继续我的徒步之旅。 下午我们到达了青水镇,达子等第一批陪行人员也要返回芜湖了,还剩十二人继续前进。 傍晚,我们赶到了易太镇扎营。江堤很炕热,长满了茂盛的杂草,蚊虫在身边不断的侵袭。大伙们乘着天还没黑忙着取水、淘米、搭帐篷。。。晚餐是丰盛的,电视台的老姜和小戴也留下来了,老谢和老张买了卤菜、水果、一桶扎啤,好不腐败呀! 吃饱喝足后,第二批陪行人员也撤离了队伍。还剩下老猎和老谢、老宋、小刘、小吴,老张和我六个走全程的战友们。 男同志们纷纷跳到江水里洗澡去了,我却不能下水,只能随便擦了擦,换了衣服罢了。 帐篷里是闷热的,一丝风也没有,我和老张翻来覆去都感觉有蚊子,像是在洗桑拿浴。我瞪着繁星闪烁的天空,一夜无眠。 二OO三年七月二十八日 星期一 晴 好不容易熬到凌晨三点,我是又热又饿,终于忍不住拉开了帐篷走了出来,小吴也热的睡不着,拉着老张去江里泡水去了。夜是热闹的,繁星还是在不停的闪烁,蟋蟀拼命的喊叫,蚊子嗡嗡的舞着翅膀,还有我这个人在江堤上晃悠,享受着在此时此刻这份天地之间唯我独在的感觉。 实际上这一夜大家都没有睡好,但体力真的是很重要,老宋、小刘、小吴、老张都可以很轻松的走在前面,唯有我无精打采的被甩在遥远的后面。老猪和老谢像左右护法陪我走在最后,说笑话给我听,帮我打气,但江堤的热气不断的扑在我的身上,让我无法呼吸,我只能机械的一步拖一步的走着,无法赶上队伍的速度。 中午在一老人家休整,老爸打来电话第一句就问“洗澡了吗?”我眼一酸,差点眼泪就出来了,赶紧敷衍了两句就挂断了。脚底起了水泡,被老猪威逼下放了水。吃了稀饭后,天热的我还是无法入睡。下午的路程更是艰难的,江堤上已经没有了路,我们必须穿过50、60厘米高的杂草地再摆渡过河到对岸去。茂密的杂草吐着热气,割着我们的衣服和皮肤,几十分钟的路程走的是筋疲力尽,对岸的摆渡船听不见我们的呼叫声,老猪和老谢游泳过河喊摆渡船过来。 为了可以睡个好觉,保持体力,明天可以更好的赶路,大部分人要求晚上住宿个小旅馆。 到了和平,老猪找到一家饭店和老板商量后,让我们在餐厅里打地铺。洗了个井水澡,吃了顿荤素搭配的晚餐,一夜无梦。 二OO三年七月二十九日 星期二 晴 吃个老母猪不抵一觉呼,醒来精神感觉倍增。 五点半,告别了老猪,我们六个正规军上路了。被放了水的水泡还是痛的厉害,左腿的韧带紧紧的拉着,迈不开步子。横是疼竖是疼,咬牙走吧,心情是愉快的,早晨的江面是平静的,微风阵阵,西河镇的风景是我一路走来感觉最美的。早餐是可口丰富的,小刀面,小混沌,五香蛋,冰棍,酸奶。。。 吃饱后更有尽头赶路了,不到十一点我们就到了南陵弋江镇,电视台的老姜、小戴早已在此等候,在镇政府请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镇长还送来了一箱矿泉水和一箱方便面,无耐我们都背不动了,只能尽自己的力量带了一些矿泉水。 下午的太阳像是要烤焦我们一样站在头顶上不愿移步,走在田埂上,没有一处阴影的地方,路没有尽头,不能停息,汗从身体的每个地方流出来,我走在小刘的后面,他的汗不断的滴在地上画出了一条线。我和老宋、小刘不停的吃着仁丹,心中的闷热还是没一丝好转,小吴和老张在前面一路狂奔急着赶到奚滩要和达子汇合。队伍的距离越拉越长,老宋和小刘不走了,老宋脚底的水泡是老伤未好新伤又起,小刘也起了水泡,汗淌不止,并且他们大腿也都磨破了,不能再走下去了。实际上我也走不动了,但意志让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和达子通了电话后,我们在原地等待他来。我们休息片刻,人在累的时候心情就会很暴躁,每个人都发起了牢骚,大伙争执了起来。大家等待着弱者的投降,我知道我的体力不行,如果大家觉的我拖了队伍前进的后腿,大家可以让我走,但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老宋和小刘也表明,他们决不是第一个走的人,乐猫能坚持,他们也可以。为了自己的信念,为了不能让队员们分裂,为了这次活动的圆满,我一定要走下去。 达子来了,我们赶到了奚滩扎营,江堤上闷热,蚊子又多,想来又是个不眠之夜。老宋和小刘为了保持体力去找小旅店了,我们五人扎营,肚子好饿,稀饭在卡司炉上慢慢的烧着,汗沾着湿湿的衣服坐在满是蚊虫的草地上,我决定了,为了明天可以继续走下去,吃完稀饭我也去了老宋找的那家小旅店,我和老张洗了个井水澡,房间里没有窗户,还是闷热,蚊子也多,睡不着,数山羊,还是睡不着。。。。。 二OO三年七月三十日 星期三 晴 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肿着眼睛上路了。 今天的江堤格外的炕热,刚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一处农家休息,主人是个退休老师,听说我们是从芜湖走过来的,今天还要走到泾县去,连忙拿出椅子板凳让我们休息,还拿出粉笔在地上画出了详细的地图给我们看,人真好。 路也在和我作对,全是石子路,水泡被咯的根本没办法走,太阳在头顶上对着我傻笑,每走一步都会痛的想哭,达子陪我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我的话越来越少了,我知道我快要不行了,达子要求我把包卸下来,我固执的认为不背包走下来是可耻的。 中午我们的计划是要赶到赤滩,十一点多了,我们离摆渡到赤滩的渡口还有一里路,大伙都在休息,我只能机械的行走,话已说不出口,思想有点模糊,但我知道我不能停下来,只有走,达子强硬的把我的包卸下来给了小吴,我们三个先走,远远的看见江堤了,满怀希望爬了上去,看见的却是一片沙漠之地,到处是大大的卵石躺在一望无际的荒滩上散发着腾腾的热气,我一步步的挪动着步子,不知多久走到了一处水域之地,老谢喊叫着让摆渡船过来,我依靠着嘴巴呼吸,等待着希望的到来。。。。 过了河,我们进了一户农家,主人是一对老夫妇,看我们可怜的样子为我们烧了稀饭。我在吃了两根冰棍后,缓和了许多,又有了思想。强迫着洗了昨晚换下了已经发馊的衣服后,躺在地上睡觉。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极限期,如果可以熬过今天,就可以坚持下去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下午的路不是石子路了,走起来要好一些,在傍晚我们赶到了泾县县城。当我看见公路上的指示牌显示去芜湖有87公里时,我真的很激动,因为我们走了远远超过87公里这个数字。 在夏天父母的帮助下,我们晚上在陈村水电站的图书馆里住下了,虽说是图书馆,可条件和宾馆一样好,有空调哎~在夏天家,我可是不客气的吃了二碗绿豆汤,女孩就是幸运,我和老张还洗了热水澡,真的是好。。。。舒服呀!!!夏天爸和电站的许多人都来看我们,问这问那,为我们提供路线情况,还都说我们是英雄,心里那个乐呀~ 二OO三年七月三十一日 星期四 晴 今天是休整的一天,到云岭参观新四军旧址,是可以坐车去的。 早上,我们告别了热情的夏天父母后,吃了一顿营养丰富的早餐。 大伙坐上车,那心情甭提多激动了。新四军的旧址离售票处竟然有一公里的距离,一路虽是柏油马路,但无一遮荫物,晃过去已是大汗淋漓。 免费跟着导游后面听了一会,就感觉累的不行了,大家都认为还不如走路的好。出来每人发了二根二毛五的棒棒冰,感觉真是爽。 小刘很自豪的告诉路人我们是从芜湖走过来了,别人都说:“你们走来的?那两个女孩也是走出来的?不相信。”管他相信不相信呢,走自己的路就好。 中午,达子也走了。又剩下我们六个人了,在小饭馆里我们一边休息一边等着去查济的班车。 当我们赶到章渡准备渡江等车时,我们看到了一场壮观的景象。上游大坝放水,江水瞬间狂涨了起来,不到二分钟的时间,江面竟涨了一米来宽,可让我们六人大开了眼界了。如果是洪水爆发,更是难以想像可怕的情景了。 运气不错,转了三班车终于在天黑到了查济。查济是徽派古民居,但感觉却没有西递、宏村保存的好,有点破旧,不成型。老宋和小刘又要保存体力住小旅馆去了,老谢、小吴、老张和我走进了民居,找了间大宅子寄住一晚。大宅的主人很少来住,房子也较破旧,进了院子就是宽敞的门厅,门厅与门槛之间是天井,坐在门厅内可以看见满天的繁星和皎洁的月光,浪漫加完美主义者小吴从没见过类似的建筑,一进门就兴奋的说个不停,一会说晚上通宵开演唱会,一会说要爬上屋顶看月亮数星星,一会说要讲聊斋故事,我晕。。。 已经慢慢适应了冰冷的井水澡,享受着隔壁邻居送来了南瓜稀饭和茶水,接到小郭打来的慰问电话,给家人报了个平安,一切事情搞定好,睡在帐篷里,美丽的蛾子东躲西藏,手里扇着借来的芭蕉扇,看着天井外的星星和月光,听着小吴尾尾道来的浪漫故事,不知不觉,昏昏欲睡。 二OO三年八月一日 星期五 晴有雷阵雨 清晨在鸟叫声醒来,不想睁眼,只想静静的听着这美好的声音。 走在古民居中,体会着“枯籐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想着想着,一条大狼狗堵住了我的去路,原来它叫贝贝是给老宋、小刘带路找大部队的,可爱的狗狗跟在我们的身边温顺极了,要不是主人将它拎着耳朵带回家,就和我们一起去徙步行了。 纯朴的大宅女主人带我们抄小路省去了门票费,临走时,我们不好意思打扰了一晚又麻烦她带路便给她点钱,她不要,老张硬塞过去。 接下来的又是枯燥无味的漫漫长路,我底着头走着。。。今天的天气是闷热的,在烈日下,头顶上的毛巾每三十分钟就要打湿一下,吃棒棒冰是我唯一的行走动力,每走到有冰柜处老张很是体贴的给我两根。好容易挨到十一点,买冷饮的老乡介绍了一个免费的休息场地给我们——村大队,一旁的老乡也答应为我们煮些稀饭。 村大队里没人办公,只有几张老式会议桌和长条椅,没有风扇,也没有水,男同志们将防潮垫铺在地上,我和老张各霸一张长椅躺下。老谢又坐在那挑水泡了,水泡起了又起,挑了又挑,脚底早已不忍目睹。大家按照惯例相互调侃了一会就纷纷睡觉了,中午的天气格外的闷热,没有阳光也没有一丝的风,衣服早已汗透湿,老乡送来一脸盆的稀饭,吃不下,睡不着,全身难受。 好容易熬到二点,老宋、小刘再也忍受不了先走了,老谢、老张、小吴、我将东西收好也跟着上路。此时,狂风大起,瞬间暴雨袭来,我们风雨兼程,几天的燥热在大雨中尽情的冲洗,心情爽透了。为了我们没有防雨罩的包,还是停留在老乡家中。 在躲雨的老乡家,我们看见了一位患有小脑畸形的十八岁女孩,她妈妈告诉我们,她虽然说不出话,但她心里什么都懂都明白,我们看着她苍白的面孔,骨头都已经变形、萎缩,身躯已不能站立或是坐起,只能睡在床上,女孩的妈妈告诉我们,女孩很懂事,看到同龄人上学或是出去工作常会偷偷的流眼泪。。。我看着女孩用她那干枯的手摸着小弟弟时,眼中充满的溺爱,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怎样去帮助她,唯有沉默。 雨小了,我们要走了,我们一一和女孩握手分别时,我的眼睛好酸,女孩的妈妈哭了,她说她要谢谢我们,谢谢我们没有嫌弃女孩,听她们说话,女孩今天很高兴,她也很高兴。。。 从女孩家走出来我们和老宋、小刘汇合了,心情是沉重的。雨后的空气是清新的,我庆幸自己是幸运的,我应该享受这一时刻的,深吸一口气,我是快乐的。 走在田间的小径中,青青的麦苗,巍峨的群山,青砖灰瓦,感觉像是走在山水画中一般,老谢、老张和我都不愿加速自己的步伐,慢慢的晃着,在田野中一路放声高歌,田里做农的老乡们停下看着我们愉快的疯狂,房前屋后的老人、孩子跑出来聆听我们走了调的摇滚,这是我一生难以忘记的时刻。 到达桃花潭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清清的水上倒影着湛蓝的天空和火红的太阳,怎能用一个美字形容! 身上已经是湿了干,干了湿,好几个轮回了,真想洗个热水澡呀。腐败就腐败吧,找个小旅馆,5元一个人,有热水澡洗喔~~ 雨后的晚上是凉爽的,大伙围做在街头露天的大排挡上,嘴巴又开始溃疡了,大伙为我开了个小灶,单炒了菜给我,呵呵呵。。。吃着小菜,眯着小酒,听着露天的卡拉OK,聊着一路的闲情逸致,那感觉就像在自家门口乘凉一般。 入夜了,老宋、小刘、小吴都去睡了,精神抖擞的老谢、老张和我继续坐着,一边聊天一边等待电视台的老姜和老猪等大批人马的到来,夜是安静的,星星很亮,老谢讲着他的故事,如果生活一直可以这样就好了。 大队伍来了,看着他们一个个从车下跳下来,就像看到亲人一样亲切,拥抱、握手、搭帐篷、拿睡袋、下河、洗澡、喧闹。。。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二OO三年八月二日 星期六 晴有雷阵雨 电视台要在桃花潭做节目,我们到达桃花潭又是采访,又是留影,搞的人羊马翻。桃花潭的领导还组织我们搞了场龙舟比赛,头裹毛巾,光着脚丫,打鼓,敲锣,划浆,撑船,泼水。。。被挤下水的,自动跳下水的,闹成一片,那场面真是热闹非凡~ 电视台的老姜们要回去了,老猪他们和我们一起坐船过太平湖。 太平湖的风景是美丽的,水是碧绿的,天是蓝蓝的,太阳是火热的,爱水的老猪再也忍不住了,让船主靠岸,停船,下水。中午的太阳是火辣的,虽不会游泳,套着救生圈泡在水里也很舒服,但麦牙色就是这样留下来了。 船上时间过的缓慢,船头挤满了人,舱内坑热无比,口腔溃疡越来越严重,话又开始说不清楚了,心烦躁,淌汗,淌汗。。。。。。 过了太平湖,老猪、潇淇、汪洋回芜湖了。新加入的蓝衫剑客和第一天陪行的陈氏父子将和我们一起继续剩下的路程,老郭和蜗牛也将会陪行半天,明天再回去。我们十一人浩浩荡荡的前进。因为路线上的错误,晚上没有赶到计划的地方,在启田村一农家院子扎营。 我们真是幸运,这户农家的苏老先生原来在芜湖上的学对芜湖很有感情,听了我们的经历对我们热情的不得了,还把房间让给我们睡,拿饭菜招待我们,真让人感动。一路上,我们总是能遇上好心人。 傍晚下了场雷阵雨,明天应该不会太热了吧! 二OO三年八月三日 星期天 晴 清晨我们让苏老先生在我们环保大旗上留下了大名,合了影后,就早早的赶路了。老郭、蜗牛上了回芜的大巴,挥动着手,像亲人要远离,不舍。我今天的状态很好,可以一直冲在队伍的前面保持着平衡的速度前进。 中午我们到达了清溪乡木竹检查站,当我们一行人坐在地上休息时,一位检查站人员和我们攀谈起来,原来他也是芜湖人,于是就有了老张同志在前方还能上网发贴那一戏剧性的事,就此我们就在这休整了。清溪江的水流入青弋江,我们还要继续沿江而上寻找源头。江水越来越清了,俯视江面,清澈见底,每天中午下水泡脚已经是一天最大的乐趣。 路上总是我的状况最多,午餐的时候我竟然腹泻了,五分钟跑厕所三次,黄连素又找不到了,蓝衫剑客真是个小侠客,拖了双拖鞋跑了半个小时的路程买来了药,一个小时吃了四粒才见效。 下午狂风大起,电闪雷鸣,晚上天夜前计划是到焦坑,得抓紧时间赶呀。我一路狂奔,竟没流汗,也不觉的累,大伙都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老宋问我怎么脸通红,小剑客说我胳膊很烫,不好,我恐怕是发烧了,我也不休息了,拉着小坦克(小吴,因为体力好,始终走的飞快)和小剑客继续狂奔,我想乘着有精力多赶一点是一点吧。 晚上在离焦坑还差二里的东坑口一农家屋外扎的营,老乡都是很善良的,听说我发烧还把靠椅拿给我睡,没有退烧药了,吃了抗生素,硬喝了二碗稀饭,洗了碗,钻进帐篷,蒙头大睡。 二OO三年八月四日 星期一 晴有雷阵雨 一觉醒来,热已经退了下去。接下来的路上是没有早点摊的,匆匆的扒了两口昨晚的稀饭上路了。也许是太想家了,状态好的出奇,一路狂奔。我在前面开路,找到一个大户人家落脚休整,屋子有二层楼高,木式结构,堂厅前后开门,躺在地上没有电风扇也不会太热。 青青的水,一眼看不到底,看小鱼小蟹在我身边游走,心喜,站在落水处做个水按摩,舒服。。。老张竟拿来了游泳圈泡在水里,划呀划呀。。。老谢、小刘躲在树阴下泡在水里闭目养神;老宋是除了我们女生衣服洗的最勤的一个了,泡在水里还不忘撮撮袜子;小剑客老是捉弄鱼虾们,潜在水里摸这摸那。。。 一路上老乡熬的稀饭我是吃上瘾了,每餐都要吃个两碗。热情的老乡是不让咱们收拾碗筷的,于是躺下就睡着了,感觉日子一天比一天舒服。 山区的雷阵雨说下就下,我和老张掉了队,躲进农家,体贴的谢队长撑着长伞一瘸一拐的在下着大雨的村间,找寻着我们,那情景还真诗情画意;老宋穿着农家草编的雨衣戴着斗笠站在远处向我们招手,笑的我们前仰后翻,一路上的辛苦总是记不清楚,留下的只有欢声笑语。 雨后走路是一种享受,无耐天早早的暗了下来,宏潭今天是赶不到了。大伙坐在村口商量着是走还是停,坐着也是闲着,老宋又在施展表演天赋了,村民们都认为我们是耍把戏的前来观看。陈氏父子和小吴包辆车赶往宏潭了,不理解他们的做法。知道我们真实的来意后,和蔼可亲的老乡请我们去他家住宿,纯朴的大姐炒了几样小菜,大伙像一家人一样看着电视,拉着家常,吃着晚饭,猫咪在脚下啃着骨头,隔壁大奶妈抱着小孙子来串门。。。。 脱离枯燥而麻木的日子,放弃追随名利的世俗,这样生活像是在世外桃园。 二OO三年八月五日 星期二 晴有雷阵雨 今天离地图标记的源头地只有半天的行程了,谢队长要求我们不必盲目的赶路。 清晨,我们在山间云雾中悠闲的散步,一路上连蹦带跳,欢歌笑语。遇到一段柏油公路时,老宋夸张的说要走三步退二步,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路呀!雾渐渐的从远至近的散开,太阳穿过云雾,乳白色的光笼罩在远处的村庄上,像极光一样,闪着光环,瞬间那极光向我们这边撒开,整个世界光明了。。。还没从这美丽神奇的景象中醒过来,老张大叫着“海市蜃楼,海市蜃楼!!!”在低矮的山群上是云雾,在云雾的背后竟模糊的耸立着巍峨高大的山群,不可思意,怪不到说是海市蜃楼。 从宏潭到章岭脚的路途是精彩的历程。谢队长,老张,老宋,小刘,小剑客和我,一行六人手拉手沿着河床淌着水前进,风景迷人的就像是小九寨沟;我和小剑客学着老宋,一边走一边低着头在石滩里找寻美丽的石头,“没有不美的事物,只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看着老宋沉甸甸的包,真是羡煞旁人!! 章岭脚到下长坑是一段环山依水而上的山路,有一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生在此山中”的感觉。下过雨的山路,我有一种想飞奔起来的冲动,无耐景色太美,大伙一路晃悠成了逍遥游。弯弯的月亮早早的探出了头,在湛蓝的天空上,日月同辉,美呀!!!看见田园里的南瓜、玉米都馋的要命,可怜我的胃,早就饿扁了。谢队长下午的状态不太好,脸色苍白,吐了二次,这一路走来,他最劳心劳力,包背的最重,还要照顾队员,感动呀!!! 终于走到下长坑了,根据我们的推断源头离这不会太远。我们找到了这里的村长说明了来意,村长热情的招呼我们,让我们到村书记家吃饭,村里各家各户把自家最好的菜都拿到了村书记的饭桌上,小孩子们也帮忙搬椅子、摆碗筷,村长5岁的小孙女还为我和老张按摩,不一会饭桌上就放满了十菜一汤,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就是真正的百家饭,看着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村民们,我大口大口的划着饭,心里除了感动只有感动。。。。 和老姜联系上了,明天他们会如期赶到,敬业精神让我们敬佩。 明天就是寻找源头的日子,一路的艰辛只为明天。 二OO三年八月六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是个历史性的日子,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 听村民们说,这里的水源有几处叉口,最长的有十多里,在山顶上,很难爬的,他们都没上去过。老谢决定让我们留下背包,在老姜下午来之前探探源头。 老谢、老张、老宋、小刘、小剑客和我,在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后进入满是岩石的河床。我们淌水、攀爬,前面的水细细长长的流着,没有尽头。水里有着溯水而上的小鱼,小剑客捉了满满一水壶;老宋还是一路寻找着眼中美丽的石头;小刘的状态极好,一路在岩石上弹跳自如;我如一只缓慢的蜗牛在岩石上爬着。纯朴的村民骑摩托车载着陈氏父子和小吴赶了过来,村民告诉我们,离还有十里路,让我们不要上去找了,很危险,说着他们指着一旁的草丛说这里有蛇,的确是和草一样颜色的蛇,我心里害怕极了,一阵恐惧,老谢说再往上走走,到十二点还找不到就下撤。 陈氏父子回去了,小吴跟上我们队伍继续前进,一路上总是遇上这种青蛇,让我这个近视眼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越往上的路越难爬了,一人拉一人推着才能上去,水也越来越细了,路也不再是路,大伙唯有匍匐前进,我们感觉到胜利就在眼前,终于在十点零八分,我们看见细细的水从山缝里渗出来时,我们的源头找到了。我们的心情是兴奋的,蹲在那里动作僵硬的留影,因为地方很狭窄,只有小刘在源头处为我们取到了源头水。我将满满二斤重的源头水系在腰间,随便捡了块石头,下撤了,下山的路是痛苦的,本来就很滑的岩石更是下不了脚,我们窜进了一旁的树林,奇怪的植物把衣裤刺的全是洞,走水路的好,岩石太高蹦不下去又窜进树林,一边是岩壁一边是不见底的树林,中间是有些腐烂的独木桥,我战战兢兢的走过去,讨厌的植物刺抓住了我的衣服,还是走水路,腰上的水壶使我没有了平衡感,摇摇欲坠的走着,我一定要坚持将这甜甜的源头水带回家。。。。就这样我们七人在下午一点筋疲力尽的回到了村庄,等待着老姜和摄制组的到来。 老姜跟随我们选择了另一条较近的叉流寻找源头,为了配合拍摄,背包上山路真的很累,看着老姜扛着摄像机跟着我们,汗珠顺着脸淌,我深深感觉到,他那份对工作的执着和我们对户外运动的热爱是相同的。。。。。 告别了热情慈祥的村长、村书记,告别了纯朴善良的村民们,告别了可爱漂亮的小朋友,告别了我们的青山,告别了我们的绿山,告别了我们的蓝天,告别了我们这美好的十一天。。。。。。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在老街边上的滨江是新安江的支流,江边有人垂钓、浣衣;对过是一片刚刚建好的高层,晨曦中构成一幅淡淡的江南水墨画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我们在老街的一个店铺品尝了徽州馄饨,实际就是过去在上海街头随处可见的柴爿馄饨,现在摇身一变上了档子,竟卖10元一碗。

八点半,按计划,10车41人开始(另2车7人去钱江源游玩)本次的重头戏----蓝天与白云交际的地方---休宁白际。

白际,在我们车队的导航仪上都没有显示,只有城际通地图才有,根据驴友的攻略,先导航到源芳乡,然后会看到到白际的指示牌。

车出屯溪城区,开始下起大雨。

过源芳乡后果然看到到白际的指示牌,自此开始了被称为华东天路的----源白公路,天路陡峭盘旋,后据白际老谢驿站的老谢介绍这条天路,是国家化了6000多万,于2006年建成通车,这也是安徽最后一个通车的乡,结束了过去白际老乡到屯溪需翻山越岭一天才能到的历史。

50多公里的天路开了2个多小时,好在对过基本没有来车,故没有什么险情。

其中,有个小插曲,在天路的行进中,见前面有个上海牌照的标志408车,牌照是60**62,一直在我们前面行驶,我们当时在猜大概是一家人出来玩,男的60年出生女的62年出生(因为,在我们的圈子内,也有人用夫妻两人的出生年月放在个性牌照内),后在天路边上的观景楼大家都停车观景时,发现果然是一家三口人,看年龄与我们猜的差不多,当然不能直接去问他们。更巧的是,到白际后,这对夫妻竟然是我们队伍中QJ父亲20多年前一个单位的同事,而且在一个科室工作,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会遇到老同事,大家好不亲热(这世界真是小;11年暑期我们在东极岛,同行的GD也在岛上遇到自己熟悉的客户,GD与该女客户的一番寒暄,还引起夫人的不悦呢;真所谓:无巧不成书啊)。这时,我们问了刚才对牌照的猜想,回答:正确。

他们一家三口是来白际探路的,这次不准备玩,我说你们来回开4个小时,怎么也玩一会再回去,后他们游玩了离白际一公里多的百丈冲瀑布后于午后下山,临走前,关照我们以后有什么好地方,通知一下大家一起自驾游玩。

10点半我们到了白际乡,预定的老谢驿站就在路边,所谓的白际乡,是我所看到的最小的一个乡,没有街道没有集市,只有一个小小的超市。

图片 11

乡里的干部都住在屯溪,节假日政府院紧闭,空无一人。

出来时不小心把手指割破了,在白际的乡医院换了药。乡医院是个夫妻院,家就住在医院的楼上。

图片 12

图片 13

整个乡就在我们的镜头下,很少的几幢办公小楼,还都是通公路后修建的

图片 14

这就是我们居住的老谢驿站

图片 15

图片 16

我们将车停在白际小学校内,每车10元,不计天数,有个小孩子控制大门钥匙,你要出来找他,开门放车收费。

图片 17

图片 18

白际乡曾经是一个鲜为人知且极为贫穷的地方,恰恰是因为落后才得以保存了它古老的原生态风貌和淳朴浓厚的乡土风情。这里是一个峰清峦秀、神秘幽深的世外桃源;这里是一个自然纯净、不染纤尘的山水画卷;这里是一个集云海、温泉、峡谷、瀑布、森林、古村于一体的原始秘境;这里是一个尚未揭开神秘面纱的纯净之地;被誉为“江南最后的秘境”,“江南的墨脱”。

右二矮者就是白际大名鼎鼎的老谢---谢正发。白际的开发与他有密切的关系。他原来是供销社的员工,08年开始探索白际的驴友开发并建立网站推广,我们就是看了他的网站才知道有白际这个地方。老谢驿站是白际最早的农家乐,也是唯一建有独立卫生客房的驿站(今年刚改建,主要是游客渐多,要求也开始高了)

图片 19我们41人几乎将老谢驿站包圆,事先支付了定金,保证了客房。入住后,周边转转,与老谢聊聊,随后开饭。一个房间正好摆放四个桌子,大家戏称公社食堂开饭了。 午餐品尝了款别多月的老母鸡。图片 20 山里面居然还能搞出如此丰盛的菜肴,老谢说许多菜都市从屯溪拉来的。 图片 21 图片 22 午饭后,先去离驿站不远的百丈冲瀑布,这是竖立在路边的景区指示图,目前白际的所有景点都是免费的。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百丈冲瀑布的源头 图片 28 图片 29

百丈冲瀑布高百丈余,故而得名

图片 30

图片 31

在观瀑台来个全家福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这里修建了30多米的石道以及观瀑亭,有省里出资,据说化了60万

图片 35

观瀑亭的位置不是最佳的观瀑位置,据说是为了让领导少走些路,所以建在半山腰。

图片 36

图片 37

我们顺着碎石路边的小道,走到百丈冲大瀑布的峡谷底部,道路有些湿滑,须小心翼翼。

图片 38

视频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视频图片 43

游玩百丈冲后,部分人会驿站休息,部分人继续前行3公里观看油煎豆腐瀑布,该瀑布远比上百丈冲,但老谢说就是给你个由头,走走山间的小路,呼吸呼吸显现的空气,否则说前面没有景点了,你也就没有继续走的动力了

一路上小景不少

图片 44

图片 45

有深不见底的深潭

图片 46

有点像福建屏南的白水洋

图片 47

图片 48

终于到了油煎豆腐瀑布

图片 49

图片 50

猪舅兴奋跳入水中,趴在油煎豆腐上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返回的途中,见一老汉挑着担子在走山路,一番问候,得知他还要行走一个多小时到石壁村(一个已经靠近浙江的山村),老汉今年68岁,红光满面,器宇轩昂。老汉说他是屯溪医院工作的,现在已退休,儿子在屯溪搞旅游;女儿在上海海事大学当老师;儿女都要他去城里住,但他还是舍不得老家,所谓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草窝啊。

图片 54

图片 55

回到驿站,休息一会,洗澡喝茶。这时见到一帮从芜湖来的发烧摄友,他们连夜赶到严池古村去拍云海。留了一家有小孩的住在老谢驿站,打听下来里面有几个已是多次造访白际了。

晚上仍在公社食堂就餐,老母鸡继续吃。大伙各自带来不同种类的白酒、清酒、啤酒好一番的畅饮。

晚上,在老谢驿站的客堂间,老谢正在独自饮酒,大伙围拢上去,老谢边喝酒边与我们聊天,smq送上带来的台湾酒,请老谢品尝。

有人用手机将这个场面拍下来,戏称为:生产队里开大会,并即刻传到网上,与未去的朋友分享

图片 56

老谢很能侃,从古至今,从国家大事到白际小乡,从民间俚语到文人骚客;从自己过去翻山越岭四小时去进货,到如今可谓白际一富。

大伙兴致勃勃地听他聊到9点多,才回房间休息。

白际的夜,万籁俱寂,蛙鸣声声,真正回归到原生态了。

只是四点多被几个起早拍晨景人的的脚步声吵醒(就是昨晚芜湖摄友的朋友)。

请看下一集:红豆古杉传真情 严池梯田憾人心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幸运彩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徒步青弋江溯源十一天日记,峡谷瀑布戏水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