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血是刈鹿刀

在那刹那间这就像瞬间停留了一般无意中发现了那个秘密却故意的装作不知一切却有意地显现出出来让这一切不宜同样我只能装作不知一切这也许是唯一个方法我要冲破记忆的那堵用心酸搭建的那硬墙寻找着那自己消失已久的秘密我指着就是那那被自己强迫遗忘的我说着看着写着那有意的篡改的笑着闹着那故意着自己只晓得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镰仓目录

镰仓 上卷二 法皇纶旨

早在接获法皇纶旨之前,北条时政便知道兵卫佐在悄悄联络三浦、千叶这样的源氏旧部。对于北条的情治组织,时政还是很下了一番苦心的。时政只是故意装作并不知晓兵卫佐作为的样子,暗暗纵容他去布局。时政不知道兵卫佐是否清楚他已经知道了秘密,时政想兵卫佐应该是清楚的,他也是故意在装作不知道时政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赖朝已经不是初到伊豆时那个惶惑的稚童了,这应该是兵卫佐对北条一族的试探吧。

兵卫佐和北条时政仿佛是棋局侧边对弈的国手,胜负手已经落下,再没有回头的路。藏人行家送来法皇纶旨的时候,是源赖朝对北条一族的最后考验,这以后伊豆北条全族的命便绑缚在了清和源氏的孤舟之上了。

图片 2

近畿与东海地方地图

作为兵卫佐的使者,安达盛长数年来于关东各地的豪族之间奔走往来,勉力联络着每一分可能的助力。有意投靠的豪族势力也是络绎不绝;大木倾颓,平家的人心看来真是已经沦丧了。每有一人前来面会,源赖朝必定将其延入密室,厚言嘱托。这些武夫自以为得到了赖朝的格外青眼,皆是欢欣鼓舞,意图报效。源赖朝这个女婿啊,军政武勇都稍差人意,唯有这人心笼络的手段是娴熟无比。

五月的时候,京都眼线飞马来报,起事的源赖政和嫡子源仲纲已经败亡,高仓宫也被平家诛死。入道相国发出讨灭诸国源氏的命令,平家大军旦夕就会出发。

兵卫佐找到北条时政,坦荡荡地要时政将他缚解进京,以免祸及自身。北条时政目不转瞬,说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而今之计,只有趁着坂东武士尚不知高仓宫兵败,集结诸势力放胆一搏,即便力竭战死,也不至于辱没先人的英名。”

“乾坤一掷,生死追随!”面前是万丈深渊,背后是无尽业火,枪如林取大富贵,男儿血是刈鹿刀。败是纷纷头颅落地,惨惨家名断绝;成则堂堂紫衣高冠,赫赫出将入相。我命由天不由人,索性就搏他一个鱼死网破吧。

镰仓 上卷四 烈火山木馆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幸运彩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男人血是刈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