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母亲借钱供我读书

画面上,妈妈在忙碌着,脸上流着辛劳的汗水,儿子在一旁看到操劳的母亲,他的眼神里透着关心与担忧。于是,她小小的儿子转身走进房里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盆水,对着站到前面的妈妈说:“妈妈,我为你洗脚。”声音是那么亲切,那么可爱。妈妈坐了下来,儿子一脸微笑的为妈妈洗脚。当我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流泪了,好久没有言语。每一次当我在家的时候,在我空闲的时间里,儿子为母亲洗脚的画面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每一次的浮现都会让我感到震慑、动容。对于这种充满爱的画面,我无法忘记,我也不敢忘记。就这样,一次次的回忆,一次次的浮现,这个画面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摸之不去。我看看自己身边操劳了大半辈子的父母,我感到心好痛。

那些年,母亲借钱供我读书

文/一方

这些年的路,走走停停,改变的是地点;

那些年的情,分分合合,不变的是执念!

依稀记得,那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眼看上学期就要开学了,成绩通知单上说新学期预交80块的学杂费(那些年,学杂费名目稍微多些:)。

这是九几年的事了,具体时间,已记不起来了。尽管现在看着这几十块钱的学杂费,低得可怜,可当时已经很昂贵的了,尤其是对像我一样受贫困掣肘的穷学生。

1、学费(每学期收一次)

2、书费(语文、数学、自然、思想品德)

3、作业本费(语文小楷本、数学本)

4、保险费(学生意外人寿保险)

当时,家里正值缺粮断炊,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上学费用。那年,父亲和母亲在一个堂大爹劝说下,种了两亩烤烟,这就是当时全家的主要收入,或者说是经济来源。其实,父母也早就想种植烤烟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烤烟叶的烤房,事情也就作罢了。

秋季学期,开学历来早。八月下旬(一般是二十多号),就开始报名注册了。

开学了,我的心情是喜悦的,可母亲却是惆怅的,焦急的。

每当这个时候,母亲都在为我的学费发愁。一是家里的烤烟正值采摘、烘烤的时节,乡里的烟叶收购站也还没开始收烟叶。尽管烟叶烤了一些,却因烟叶站没开门收购,卖不出去。这样一来,家里的堆着的烤烟,就没法卖出,兑换成钱。

于是,我的学杂费,就成了大问题。干着急也没辙,只能另想办法了。

母亲为了能让我交上学费,不得不厚着脸皮去向二爷爷借钱。母亲从来不多借,就只是借我的80块学费。只要等到烟叶站开门,父亲就用自行车驮着烤烟去烟站卖了,拿着烟叶等级清单到财务处排队,等着取钱。傍晚或中午,父亲回家后,母亲立即就把钱拿去还了。俗话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母亲,一直都是这样,信守着做人的本分。

后来,那是二年级的下学期,母亲又去河对面,到一个叔叔家去借我的学费。每次,叔叔都会问母亲够不够,要是不够的话,可以多拿几百块去用。这个叔叔是做牛生意的,就是家乡贩牛卖的,从一个市场上买牛到另一个市场去卖,从中赚取差价,一头牛有时可以赚取几百块钱。那时候,这可不是小数目,相当于现今一个白领的工资了。这些年,钱缩水大,也就感觉没多少了。

当天就得带着学杂费和暑假作业去,由班主任老师先检查暑假作业完成情况。

每次开学,老师都要先检查假期作业。如果完成了,通过老师检查,就可以找班主任老师开具学杂费收据,拿到校财务处交完学杂费,这样就算完成开学手续了。如果没有完成暑假作业,就得在学校完成或者带回家完成,下午又拿来找班主任老师检查,然后开收据,交费。这就是开学的第一天,同学们要完成的任务。

1、早晨到校升国旗,回各班教室,班主任老师安排事项。

2、开学第一天,早晨发新书、作业本。

3、打扫教室卫生,放学走人。

在我读小学的六年间,从二年级开始,母亲供我读书的路,就是这样一步步艰难地走过来的。每个学期,尤其是秋季学期,母亲都不得不向人借钱,给我拿去交学杂费。

1、三年级,秋季学期

2、四年级,秋季学期

3、五年级,秋季学期

4、六年级,秋季学期

当我上了初中以后,家里的经济条件稍微好了些,每学期勉强能凑够我的学费。小学毕业,顺利考起了城里是市民族中学,生活开支更大了,在学校的生活费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每到星期五,只要周六不补课,放学就去赶车回家。几乎每周都回家两天,然后向母亲要点生活费,周天下午就到村里的三岔口去等车,每次两块钱的车费。

那些年的读书生活,让我养成了节约的习惯,也让我在成长的道路上,真切地感受到了父母对儿女的大爱,这份爱的无私,这份爱的温暖。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们家乡正值采摘烟叶的季节,在这里,家家户户都沉浸在忙碌和紧张的气氛中。烤烟是我们这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几乎所有的农户一年的生活开支都要依靠烤烟,因此在我们农村家庭的眼中,烤烟就是我们的全部。农民为了以后的生活能好过一些,于是在这个季节就拼命的忙,很多的农户,早晨五点多一点就到地里采摘烟叶,中午常常要到十二点多钟,接近一点的时候才能吃饭,而晚上更为令人惊讶,忙到两点多钟那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这是对于农民来说。像这样忙碌的日子,我们的长辈不知道已经走过了多少。而我对于他们所经历的事,所吃过的苦又了解多少呢?

就是在这样一个季节里,发生的一件事恐怕是我今生都无法忘却的,那是关于我父亲的,记忆是那么深刻,画面是那么清晰……

像往常一样,这一天,我家早早的起床,到地里去采摘烟叶,一切进行得是那么平常,没有什么异样,一天的时间就快要过去了。父亲也在做着最后一件事情——把烟叶都装进烤房里去。由于忙得很晚,在装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烤房中一片漆黑,父亲只能在黑暗中默默地做着他的事。悲剧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父亲不小心从四五米的地方摔了下来,没有任何人能预料到。当时我不知道父亲的感觉是怎样的,是麻木了?还是阵阵剧痛涌入心间?当时,家离医院很远,天也黑了,家里就请到了村里的一个医生,经过医生的检查,父亲的肋骨摔断了两根,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不知道母亲是否能承受得了?我只感觉到,家里像死一样的沉寂。

那一个周末,我回到了家里,晚上天很黑,且异常的闷热。父亲忍着闷热与疼痛躺在沙发上,母亲一样的忙里忙外,操劳着各种家务活,在父亲养病的这一段时间里,家里的农活全落在了母亲一人的肩膀上,我不知道母亲又消瘦了多少,我只看到她脸上的皱纹又增加了。

那一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母亲还在忙碌着,父亲平躺着,我在一旁想着一些问题,都忘记帮母亲做家务了。过了一会儿,父亲看着我,眼睛里有些忧郁,他突然开口对我淡淡的说:“你来扶我起来,我躺久了,感觉很痛,我想起来坐坐。”声音里有呻吟声,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听到父亲的话以后,我立刻走了过去,轻轻地将他扶了起来,坐在沙发上。听到他的呻吟声,看到那艰难的那一幕,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鼻子酸酸的,眼睛里湿润了,但我不敢在父亲面前流泪,我只能把它强压下去,默默地忍受着。在后来的时间里,我搀扶着父亲出去走了一阵,然后又回来了。我坐在父亲身边想,在我离开家的这几天里,父亲是如何生活的?他的行动极为艰辛吧?还有母亲。我们坐了一会儿,父亲困了,想睡了,他想洗脚,于是我帮他倒来了热水,放在地上,这时候母亲突然说:“你帮你爸爸洗一下脚,我还有事。”说完母亲就出去继续忙她的事了,没有回来。我帮父亲洗脚?我当时有些意外,小的时候,都是父母为我洗脚,现在,我要为父亲洗脚,这是我第一次为父亲洗脚,感触非常的深刻。我蹲了下去,开始为父亲洗脚,父亲也没有说任何话,我也没有,各人做着各人的。我抬起父亲的脚,默默的为他洗着,每接触一次他的脚,我的内心都会有一种感觉,是惧怕?是敬畏?还是感动?我找不到答案。

父亲的脚是那么的粗糙,脚底板上的老茧是那么的厚,似乎曾经走过很长很艰难的路。每一个印记都深深的刻在他粗黄的脚上。

我噙着泪水为父亲洗完了脚,但父亲没有发现。

之后,我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思索着。父亲如此辛劳是为了什么?他的脚为什么会那么粗糙?长那么多的老茧?我又看看我自己,从读书现在,我真正为我的父母做过什么?似乎一切太过于渺茫,那是的我只有十五六岁,能想到什么呢?

父亲的脚,我似乎不会忘记,直到现在,它还像那广告中的画面,清晰,明朗。

那是第一次为父亲洗脚,是我第一次在他们的无言中感受到了深深地来自父亲的爱。父亲的脚,总是在路上奔跑,为母亲,为子女,有方向和目的。

在这个人世间,有多少双像父亲这样长满厚厚老茧的双脚,他们都在默默中为自己的家庭奔跑着,为这个社会奔跑着,不辞辛劳,不顾坎坷。而我们,大多数都忽视了他们的辛劳,没有感恩与回报。

放下名利,放下欲望,让我们回到父母的身边,默默地守护着我们的爱,不让“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剧发生在我们的身上。只要人人都能献出一份爱,处处怀一颗感恩的心,我们的父母还会离我们而去吗?这个社会还会离我们而去吗?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幸运彩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父亲的脚,母亲借钱供我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