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该营却被纵队通令嘉奖

都是你们的错,你不该诱惑我还给我刀叉和枪械设备,我就该开火放足火力,对着你们的军营,都是你们的错,我向敌人开炮如今转向了自己的阵营,我的敌人扩大了数倍,如死魂灵里的,水洼中的轻骑兵的浩大队列,我的敌人扩大数倍,找不到情同手足的伴侣,可我只会开火、开火、开火用肢体庞大的轰隆声增加队友,我要胜利,要一个人的胜利。

解放战争期间,曾出现过一场很特别的攻城战斗:某营负责主攻,由于战况异常激烈,该营营长所带的6个通信全部非伤即亡,营长干起了连长的活,亲自带一个连打突击,而他手下一个班长却火线直升为排长。在这样的情况下,该营却成为全旅唯一突击成功的部队,并取得了歼敌六百余人的战绩,为部队夺取最终胜利立下大功,并获得纵队首长的通令嘉奖。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个打不垮的英雄连队就是二野一纵队二旅四团二营,营长名叫梁廷佐。

1946年12底至1月初,解放军二野部队主力大踏步前进,相继解放了聊城、巨野、嘉祥,又强攻金乡。原驻菏泽的国民党整编68师刘汝珍部向金乡增援,途中听说同样前去增援的方先觉、张岚峰部均全军覆没。刘汝珍见势不妙,慌忙率部向西回窜。

解放军不顾疲劳跟踪猛追,除刘汝珍及乘汽车的数百人逃至定陶外,其余三个团六千余人均于1月14日黄昏,被解放军包围于定陶城以东二十里的西台集。

图片 1

西台集是个有三百多户人家的围寨。早年间,为防匪盗,修筑了七米多高、三米多宽的寨墙,寨墙外,挖掘了近三米深、四米多宽的外壕,易守难攻。六千多名敌人龟缩在这弹丸之地,利用寨墙、壕沟为屏障,布置阵地,固守待援。

1月15日晚,二野一纵队按纵队司令员杨得志的命令,以2旅三个团实行边击,其他部队为二梯队,向敌可能逃跑的方间潜伏。

21时,战斗打响,三个团同时向西台集发起攻击,早已防备好的敌人立即开火,几百挺轻重机枪、上千支卡宾枪一起开火,织成纵横交错的火网,阻止解放军攻击。

四团二营担任打开东北角突破口的主攻任务,为缩短冲击距离,增大突然性,一举突破敌阵地,减少伤亡,二营长梁廷佐令担任突击任务的六连先期匍匐迫近外壕;将全营二十多挺轻重机枪组成火力队,配置在距离敌阵地150米左右,抵近射击,支援突击;全营以梯次队形配置,进行前仆后继的攻击。

枪炮声中,司号员吹号命令六连冲,不料,只听号声响,不见六连冲,梁廷佐当即果断下令:“通信员,冲上去命令六连冲!”

图片 2

一名通信员应声冲了上去。

“再去一个!”

“再去一个!”

为防半路伤亡,命令传达不到,梁廷佐连续派出三名通信员后,仍不放心,又带着通信班速跃到冲击出发地。

先派出的三名通信员已相继在半路上负伤或牺牲了,突击连也不见了。梁廷佐跃进外壕一看,突击连被敌人凶猛的火力压在壕沟内。连长却找不到了,无人指挥。

时间就是胜利,战机岂能延误,关键时刻,指挥员不上,战士也不会上,梁廷佐当即宣布,他亲自带领突击连,任命通信班班长王杰任突击排排长,带领突击排攻击,又令六连投弹组往寨墙猛扔手榴弹,轰隆轰隆响声过后,烟雾中梯子组迅速架好几架梯子。

梁廷佐一马当先,带领突击排登上梯子攀上寨墙,向敌人猛扑过去,很快占领了寨墙的两所房屋,强行楔入敌阵地,打开了突破口。

五连、七连迅速跟着突入,迅速占领了敌人的一个机枪阵地。

图片 3

打开突破口,也就打破了敌固守待援的美梦。敌人像输光了老本的赌徒拼命反扑,集中各种火器压制突破口,阻止梁廷佐后续部队进入。同时,连续发起大规模的反冲击,妄图驱逐或消灭突破口上的二营,封闭突破口。

突破口内外,炮弹尖啸着成排落地炸开,子弹刮风似地呼啸着扫来,步兵从三面拳起猛烈的反冲击,其中最凶的是中间的一股,五十多个手持卡宾枪的家伙,边扫边冲,转眼间就逼到六连的面前。

梁廷佐急了,大喊道:“同志们,不要怕,靠上去打。和敌拼刺刀呀!”顺手抓起一支步枪冲入敌群,战士们紧跟而上。

拼刺刀,敌人的卡宾枪不好使了,前面的敌人被刺倒了,后面的敌人吓得扭头就跑。

打退了敌人的反冲击后,梁廷佐令五连向南发展进攻,六连向西南发展进攻,7连向西发展进攻,与敌展开了激烈的逐街逐屋的争夺战,攻击占领了二十多个院落,还俘敌一百余人,缴获机枪四挺,巩固和扩大了突破口。但全营的伤亡很大,跟梁廷佐的六个通信员全部非伤即亡。

这时,副旅长郑统一上来对梁廷佐说:“廷佐同志,七团、八团攻击受挫,三营也未突破,目前就你们二营突了进来,三营十一连暂归你指挥,你必须在天明前保障一营、三营和八团从你们营突破口进入后展开。你的担子可不轻啊!”

“没说的,坚决完成任务!”梁廷佐斩钉截铁地回答。

图片 4

东方现出了鱼肚白,解放军各部队从突破口进入寨内,扩大突破口,向敌纵深展开。旅、团指挥所也先后进入寨内。

天亮后,敌人开始了大规模的反扑,飞机出动了,成串的炸弹丢到突破口上,三十余门火炮、迫击炮也猛烈轰击,但二营就像钉子一样钉在突破口上。

从打开突破口到现在已十多个小时,全营官兵水米未进,忍受着饥饿、寒冷和疲劳,顽强地抗击着敌人的反冲击。全营伤亡已达二百余人飞但伤员们仍坚持战斗;弹药打完了,战士们就冒着弹雨甸甸到敌人尸体上捡弹药,一次次地将敌人扔过来的冒烟手榴弹又扔回去;以一当十地多次与数倍于我的敌人拼刺刀。

在纵队炮火的支援下,连续打退了敌人包括火攻在内的十多次大反扑。16日下午17时,敌人彻底崩溃了,仓惶退出西台集间旷野逃窜,全营即发起冲锋,同兄弟部队一道跟踪追击;替伏在野外的部队也四处出击,兜捕、围歼敌人。

此战,共毙伤敌一千余人,俘敌五千余人。仅二营就俘敌六百余人,缴获轻重机枪二十多挺,炮两门,其他枪二百八十多支。

战后,纵队司令员杨得志、政委苏振华签发命令,通令嘉奖二营全体官兵,授予六连“攻似猛虎,守如泰山”的锦旗。晋冀鲁豫军区《战友报》也登载了二营的英勇事迹。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幸运彩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战后该营却被纵队通令嘉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