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高管首谈水产战略,老挝国家主席参观调

老挝国家主席参观调研新希望老挝公司 2019-01-14 09:49 分类:资讯 阅读()

核心提示:中国最大的农牧业生产企业之一的新希望六和,近年来致力于构建农牧食品产业链一体化,以“基地 终端”的模式通过发展养殖基地来促进传统饲料业务的转型,从聚焦饲料变为打造“两端”,即养殖端和消费端。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4月7日下午2点,老挝国家主席朱马利·赛雅贡、中国驻老挝大使关华兵、万象市市委书记兼市长辛拉冯·库派吞以及老挝国家经济特区秘书长布瓦塔。卡提雅女士一行50多人到新希望老挝有限公司参观调研。

中国最大的农牧业生产企业之一的新希望六和,近年来致力于构建农牧食品产业链一体化,以“基地 终端”的模式通过发展养殖基地来促进传统饲料业务的转型,从聚焦饲料变为打造“两端”,即养殖端和消费端。

朱马利主席详细询问了老挝公司的投资、设备产能、客户、产品效果、经营现状以及公司未来发展规划等情况,老挝公司负责人一一进行了介绍。

图片 1

期间朱马利主席还饶有兴致地来到老挝公司膨化鱼料生产现场,详细了解生产流程。他对即将装袋的鱼料色香味大加赞赏,笑称他可以免费给公司做广告,并告诉同行人员要支持老挝企业尤其是农牧业优先发展,做出老挝自己的品牌,代表老挝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

新希望六和饲料管理部总经理李芳溢

大的战略转型框架之下,作为国内第三大水产饲料企业——新希望六和的水产业务板块将如何谋变?笔者采访了新希望六和饲料管理部总经理李芳溢,其2005年开始负责整个集团的饲料生产和销售环节。 东南亚养虾再卖回国内 FAM:新希望提出了聚焦养殖端和食品端的规划,具体到水产板块是什么内容? 李芳溢:水产方面我们目前的核心业务还是在饲料,养殖、食品上的思路是重点聚焦优质水产蛋白,这是我们未来想去做的事情,现在还在做前期的调研准备,详细的启动方案还在酝酿。 随着国内肉制品消费结构的改变,未来应该对水产品这类优质蛋白的需求会增加,四大家鱼等常规淡水鱼的消费我认为不会再增加,主要集中在特种水产品种。对虾这几年由城市消费向农村消费延伸,在国内的消费一直处于增长势头,所以我们说接下来要做的优质水产蛋白,其实主要是虾。我的判断是,国内对虾年消费需求量缺口有50万-70万吨。 FAM:对虾项目目前进展怎么样? 李芳溢:现在还在搜索全球资源,寻找优质的养殖区域,这方面我们至少做了有3年时间,花了很多精力。相对来讲,研究好了后布局就快一些。我们已经在东南亚看了非常有优势的四个地方,但具体信息还不能透露。我们会在当地以控股或独资的方式参与养殖,然后以产业链的思路来操作,简单来说是养殖生产在国外,消费在国内。我们考虑在国外养殖的原因是,国内水源条件有限,病害又多,对虾养殖成功率低,经营风险很大。未来如果国内的技术能够解决现有的问题,也可以考虑在国内养殖。 FAM:国内的饲料集团企业在虾产业上大多是,苗种、饲料、动保三大板块一起结合来发展,新希望是否会有这些考虑? 李芳溢:苗种、饲料、动保相结合是一种思路,但我认为不一定要去配套,专注做一个环节做到极致也是一种方式。就我们目前来讲,还是饲料板块做得比较好,我们会去整合行业里边对我们有互补性的优势资源,共同来做市场。 苗种方面我们之前也做过调查,在寻找机会。像虾苗来讲,我们一直没搞懂,为什么这么多做虾苗的企业做了这么多年,算总账是亏的,还没有谁是赚钱的。之中到底是技术难题,还是环境问题或是其它,我们不太明白里边的道理。如果一个产业连续十年,整体而言都是亏的,那我们就要慎重去考虑。不像养猪,虽然有亏有赚,但如果拿50年的历史出来看,赚钱的时间还是多一些,那么这种产业我们进去,长久来看亏损的可能性不大。 FAM:优质水产蛋白的产供计划中,除了对虾外,还有哪些? 李芳溢:国内我们在四川泸州有做一些鱼上面的尝试,养殖户按照我们的要求养鱼,然后我们收回来做自己的品牌和销售,在当地消费市场还比较有影响力。另外,我们也与浙江省政府签订协议,在舟山港打造中国最大海产品、肉产品进口基地保税区、检验检疫隔离区和加工基地,进口全球的优质蛋白。我们的目标是致力于成为优质高端蛋白供应商。 对服务与研发资源有需求 FAM:产业链上的资源很多,对于新希望来讲最期待的是哪些方面的资源? 李芳溢:技术服务是我们的短板,这块肯定要加强。营销一定是跟技术结合再一起,单独只会营销不懂技术,未来没有生存空间。至于技术服务由谁提供,不一定是我们,可以是第三方的团队。 再往前延伸,就是研发能力,面对用户需求有整体解决思路的研发能力,比如对服务产品的研发、对饲料营养本身的研发,等等。另外,我这边还缺一个负责全国水产料线路的总经理。 FAM:目前有无相应的行业资源在整合? 李芳溢:现在还没有发现让我眼前一亮的资源。我的判断标准是,首先是看团队,其次是商业模式,有其先进性,再者看资产是否优良。我们可以投资创业团队去做,唯一的原则是要控股,最低控股比例为51%,其它条件都可以谈。我们觉得参股一个企业,靠投资去赚钱,收益对我们来讲意义不大,因为投资农产业没有想象中收益那么高,投其它领域可能更好。所以,从资本的属性来说不偏向于投资农产业,但作为公司的使命,这是我们的主业,一定要去做这些事情。 海外将是最大增量市场 FAM:新希望真的不谈饲料了? 李芳溢:怎么不谈,到今天为止,饲料仍是我们的核心业务。只是我们现在做产业上下游的事情,就跟分子公司总经理说,一定要有产业的思维,单单还是饲料思维的话眼界就打不开。从长远来看,饲料业、养殖业最终的利润来源都在食品。 FAM:水产料方面新希望此前提出过“1820”计划,即到2018年实现200万吨水产料,现在还是按既定目标去做? 李芳溢:我们现在水产料年销量90多万吨,距离200万吨还有些距离。目前国内水产料的市场容量为1800万-1900万吨,这几年基本到了平台期,所以国内增长的空间相对有限。增量的关键,海外市场可能有一些机会。我们在海外布局了16个国家,但从前年才在菲律宾有了第一个做水产料的厂,去年做了1万多吨,此前海外市场基本没有水产料,都是以禽料为主。 我们打算接下来在海外发展水产料,像缅甸、印尼、菲律宾、印度、尼日利亚、孟加拉等国家的水产养殖水平,有点像我们国家上世纪80年代初的水平。举个例子,缅甸一公顷养殖水面放半斤左右的鱼种,低的放1000尾,高的也才放3000尾,相当于一亩最多就200尾;但是那边的消费潜力很大。而且有些国家的水源条件很好,塘租几乎为零。 整体来说,国内市场更需要实力来做,而国外是一个机会型市场,像缅甸这些国家每年水产料都以百分之十几的速度在持续增长,国内则处于平稳期甚至还有下滑。如何开发海外市场,我们有一些想法,但是不方便透露太多。 FAM:您怎么看待国内的水产料市场竞争态势? 李芳溢:按我自己的判断标准,只要产业前十名的企业销量大于30%,整个产业的竞争就比较强激烈了,所以水产料的竞争强度远比畜禽料大。畜禽料前十名的企业销量占比这三年连续下降,而不是提升,说明大企业还没有跟上时代变化的节奏,小企业反而更灵活,还有上升空间。但是单独做水产料的中小企业,现在面临的问题比较大,这些企业一般是家族型,年产量平均就2万-3万吨的水平,之前可以由于对某个品种有深入理解而占据一定市场地位,随着大企业也把这个技术摸透后,它们的优势将逐渐难以体现。 FAM:国内的水产料市场容量有限甚至下滑,这种市场环境下企业怎么获得增长? 李芳溢:大盘没有增长,你要增长,一定要做得比别人更好才可以,要给客户一个用你产品的理由,因此要更注重产品附加价值的体现。 客户买产品,一是看功能性,像饲料的功能性就是鱼吃了转化成自身蛋白。这里边有一些技术含量,做得好的配方,氨基酸沉积率可以做到接近50%,做得差的只有36%,两者之间蛋白的转化率就差了很远。如果单纯检测配方中蛋白质氨基酸的含量,是差不多的,只是组合不一样;二是看附加价值,客户用了你的产品,能否获得行业平均水平以上的回报。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饲料行业已经从“分蛋糕”到“抢蛋糕”时代,更加考验的是企业的系统能力。系统能力就是专业能力 协同能力 资源整合能力,像新希望六和这种大型集团化企业在未来的成长增长优势是会越来越明显。

本文由幸运彩平台-幸运彩注册-幸运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企业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希望高管首谈水产战略,老挝国家主席参观调